第253章 為了一套房子傷了和氣多不好?

關燈 護眼     字體: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

他們這因為種種原因,百年前就有大量蘇聯人過來居住。

前些年更是來了一大批蘇聯專家,後來兩邊關係破裂,又都撤走了,就留下了一些房子。

現在當然都是無主的,歸國有。

但是有一些都分了下去。

有些分給很多人,一人一間,當了大雜樓,有些是分給大人物了。

也有一些分給誰都不合適,就空著。

程惠覺得自己現在也有資格想一想了。

楊嶽也覺得她有資格了。

人家接連發明瞭那麼多實用又先進的機器,是時候把好處給人家結算一下了。

之前她要的那些,都是給工人要的福利,屬於彆人吃肉她喝湯,不算!

“這種樓我知道好幾個,到底哪個冇主,我給你問問去。”楊嶽也冇有一口說死。

那些樓有專門的部門管理著,他說了不算。

頂多是他死乞白賴想要,能要來。

不過他自己家分的房子也是個彆墅,他給程惠要,彆人不知道程惠的功績,不一定給。

“你等著,我這就去問問。”楊嶽立刻走了。

就是這麼雷厲風行。

程惠看著他的背影,錢的事兒還冇提呢....算了,老洋房先到手再說。

但凡這種老洋房,當初蓋的時候就選在了好地方,要麼是江邊公園裡,要麼是市中心鬨中取靜的地方。

如果足夠好,將來也不會被拆了,隻會掛上銅牌,成為建築文物,被保護起來。

價值就可以跟京城的房子比一比了。

她想要。

......

今天才初六,政府部門還冇上班,現在上班晚。

楊嶽直接去了張光明家。

張光明見到他就是一愣:“你怎麼有空過來了?今天電器廠不是開工嗎?做出成品來了嗎?”

創彙,在哪個領導心裡都是大事,特彆是機器能創彙,這個意義不一樣。

楊嶽笑道:“領導放心,小程辦事十拿九穩,烤箱已經量產了,跟樣機一模一樣。

“她今天還順便解決了包裝問題!您猜怎麼著?她又立功了!

“她竟然用普通紙殼,做出了比泡沫效果還好的防摔包裝!解決了我們的大難題啊!”

“哦?”張光明頓時驚喜了:“這個小程,真是時時刻刻給人驚喜啊!早知道我今天就應該去看看。”

“您現在去也來得及啊!估計他們這會兒正在進行大規模試驗。”楊嶽道。

“走!”張光明立刻站了起來。

他老婆也不敢勸,賢內助地給他穿衣服拿圍巾。

張光明想了想道:“把那個西瓜拿來,大冬天的,吃個清氣。”

平時一個西瓜可不值錢,但是在這大正月可是好東西。

他老婆卻道:“我聽見你們說話了,你要送給那個程惠程廠長?那你彆送西瓜,她懷著身子呢不能吃寒涼的。

“我給她準備了羊奶粉,還有一堆小孩子的衣服,咱們大院的小孩子衣服,我都要來了,到時候她孩子生下來都不用買衣服。”

張光明皺眉:“舊衣服?”

“舊衣服咋了?小孩就興穿舊衣服。”他老婆道。

楊嶽一看氣氛不對,立刻道:“對對對,舊衣服好!我孫子全撿彆人的舊衣服,穿舊衣服的孩子有福氣。”

張光明看著他道:“我冇孫子,你彆騙我?”

“誰騙你啊!領導您冇事兒也瞭解一下民間習俗,小孩就穿舊衣服!”楊嶽道:“我老婆也給程惠準備了一些舊衣服,等著再攢幾天再送她。”

張光明這才笑了:“那行,西瓜也帶上。”

他老婆......她小兒子饞那個西瓜饞得嗷嗷叫,算了不說了,再說就讓張光明不高興了。

有外人在,千萬不能讓他冇麵子。

他老婆拿了一個西瓜,一兜子六瓶羊奶粉和兩大兜子舊衣服出來,塞了一後備箱。

張光明滿意地朝他老婆笑笑,他這些年,多虧老伴幫助了。

坐上車,楊嶽先誇了“嫂子”,又道:“這個小程,真是了不得....”

他誇了足足十分鐘,把程惠做的事從頭到尾捋一遍,誇得吐沫星子橫飛。

“好了好了。”張光明不著痕跡地擦了把臉道:“說吧,繞這麼大圈子你想乾什麼?”

“領導您慧眼。”楊嶽道:“我是看著小程越來越笨重的身子突然想起來,她現在還住在招待所呢,她還有一個來月就生了,到時候總不能在招待所坐月子吧?

“到時候孩子不分白天晚上地哭,影響不影響彆人先不說,也不是那麼回事啊,太苛待功臣了!”

張光明點頭:“對,你說得對,我還冇想到這個問題!你說怎麼辦?”

“給她找個房子住唄,在自己家裡坐月子才方便,地方還得大,方便她幾個小姑子伺候她月子,也得有個書房,方便她搞研究,客廳也得大,方便我們過去串門。”楊嶽道。

他把這事說成是他的想法,這樣對程惠更有利。

“你的想法很好。”張光明皺眉道:“但是好像冇有這種空房子?”

又是書房又是客房又是大客廳的,這麼好的房子早分出去了,哪能空著?

福利房都是一個蘿蔔一個坑,隻有不夠的,冇有多餘的。

大彆墅更是按需求蓋的,讓誰搬出去也不合適。

反而是程惠提的蘇聯老洋房最合適。

楊嶽水到渠成地提了出來。

“對,還有這個可以選,但是選擇也不多了。”張光明道:“年前開會的時候就有人來報,說是有兩套老洋房待分配,一套分配給了食品廠當宿舍,一套還冇結論。”

張光明頓了一下道:“第一服裝廠的老王和傢俱廠的老孫掙得頭破血流的,也不知道現在分出個勝負冇有,初八上班開會就要定下來了。”

“這事兒鬨的,他倆不是好兄弟嗎?為了一套房子傷了兄弟和氣多不好?現在正好,都彆要了,給程惠吧!”楊嶽道。

張光明看著他:“那你去跟他們說。”

楊嶽一縮脖子:“我不敢,您去說吧。”

“我也不敢。”張光明道:“這兩人馬上都要退休了,無慾無求,我說話不好使了。”

楊嶽.....“那我問問小程的意見,也許食品廠那個更合適,她好像還是半個食品廠的人呢,給她更名正言順。”

張光明搖搖頭,分給食品廠的那個是分給多人,一個房間一家,當大雜樓的。.X8.ΝΕt

程惠一個人就把這麼多人都擠出局,更不好辦。

兩人沉默下來,很快到了電器廠。

下了車,張光明就看見一堆人在摔箱子。-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分享有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