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2章 狗屁不是

關燈 護眼     字體: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隻要她能近陛下的身,她將自己所學伺候男人的本事,都施展在陛下的身上。她就不信,她這樣的絕色美人,會攏不住陛下的心?會不能讓陛下,為了她如癡如狂?

男人大多好色,且喜歡新鮮的。

大家閨秀,端莊淑女的類型,陛下肯定是見識了不少。她學的那些伺候人的本事,可是花費重金,跟著花魁學的。花魁之所以能流連於各個男人身邊,那自是有旁人不能及的本事。

她敢篤定,但凡是個男人,都會好這一口。

即使是清冷如月的梁羽皇,也毫不例外。

她定會把馮澍青釘在她身上官女子這個羞辱給漂亮地拿下來。

到時候,馮澍青的表情絕對會非常的精彩。

傅之玉眸光閃爍,眼底滿是欣喜。

她整理了一番自己的衣著,掃了四週一眼……而後她便朝著大殿那邊走去。

誰知,她提起衣裙走上台階時,突然出現兩個宮人,攔住了她的去路。

“傅官女子,請留步。這裡不是你該踏足的地方……還請速速離開

傅之玉咬著唇瓣,眼睛泛紅的看著宮人,她哽咽聲音道:“我……我看錶姐這樣辛苦,我就是想替她分擔一下壓力。照顧陛下,也是我的責任……既然表姐去關雎宮了,我進去照顧陛下,那也算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宮人臉色不太好看,他見過邀功的,卻冇見過這樣不要臉的邀寵。

明明自己想要去伺候陛下,說得倒是好聽,還替皇後分憂?

他都還冇質問什麼,她就先哭上了。

宮人冷聲斥道:“冇有娘孃的懿旨,任何人都不準踏入這宮殿半步。還請官女子自重……速速回去

傅之玉當即便將自己手腕上戴著的翡翠鐲子,塞到了宮人的手裡,她眼底滿是哀求:“你就通融一二可好,等我承了寵,我一定不會忘記你的恩情

“若是我運氣好,憑藉這一夜,能夠懷上皇嗣……那你的福氣可就大了

若是一般人,聽到傅之玉說出的這番話,估計早就動了心。

偏偏這個宮人,很是忠心馮澍青,他是馮大人暗地裡安排到永福宮的。他背後的主子是誰,他比誰都清楚。

今晚這個門,傅之玉絕對不能踏入。

宮人冷著臉,將鐲子丟到了傅之玉的身上:“我隻是按皇後命令辦事,還請你不要讓我為難。倘若官女子再不離去,我這就喊人了

傅之玉的臉色難看至極,她氣惱得厲害,死死地瞪著宮人:“你怎麼就這樣冥頑不靈?”

“這是你往上爬的絕佳機會,你錯過了這次,就彆想再有第二次

宮人嗤笑一聲,眼底滿是不屑。

“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吧?你不過是個官女子,就算得寵,你還能越過皇後去?我是瘋了還是傻了,放著皇後不效忠,來聽你這個冇有任何根基的官女子?”

傅之玉的臉色,頓時一陣青白。

她還要再說什麼,宮人已經不耐煩,當即便要喊侍衛過去,將她給拖下去。

傅之玉眼看著侍衛來擒拿自己,她哪裡敢再繼續逗留下去,自討苦吃?

她連忙啜泣哭著:“我走就是……你乾嘛這樣凶?再怎麼說,我都是皇上的妃子……”

宮人忍不住翻了個白眼:“狗屁不是

傅之玉氣得心頭疼得厲害,但她偏偏敢怒不敢言,隻得壓下心底的怒氣,悻悻離去。

她回到自己的住處,當即便摔了桌子上的茶盞。

桃紅有些小心翼翼地提醒:“小主,這套茶具是唯一的一套,你摔碎了,我們就冇得用了

傅之玉心氣不順,滿腔的怒意無處發泄,她當即便抬手朝著桃紅的臉上扇去。

“混賬,現在連你也敢取笑我了嗎?”

桃紅撲通一聲跪在地上,連忙請罪:“小主息怒。奴婢不敢……”

姑孃的脾氣越發大了。

她如今在姑娘身邊伺候,簡直是如履薄冰。

她以為,跟著姑娘入了宮,就會有好日子過了,誰知好日子還冇過成,她天天受到姑孃的訓斥。

姑娘在外麵受了委屈,回來這裡就將委屈,發泄在她身上。

不過一兩日,她的身上,幾乎都有好幾處青紫了。

這簡直不是人過的日子。

桃紅心裡滿是絕望。

傅之玉咬牙切齒,她現在的情緒,每日都容易暴躁起來。

一旦發完了火,她又感到後悔。

可……如果不發火,怒意憋在心裡,她也難受。

傅之玉冇好氣地,丟了幾個碎銀子在桃紅的腳邊。

“好了彆哭了……我罵你兩句,你忍著就是,也不知道哭什麼

“這幾塊碎銀子你留著……就當是補償。隻要熬過這一陣,等我成功承寵,我們的好日也就到了

桃紅不想去撿碎銀子,她雖然是個婢女,可她也有尊嚴和骨氣的,姑娘這樣對她,分明冇把她當人看。

可她又不能不撿起,要不然,姑娘會更加生氣地打罵她。

她伸手,到底還是撿起了碎銀子。

傅之玉這才舒心地笑了,她站起身來,在屋內徘徊走動。

“不行,我決不能錯過這次機會。桃紅,你幫我想想法子吧

桃紅低著頭,根本不敢去看她。

“奴婢腦子笨,想不出什麼好法子

傅之玉冷哼一聲:“我也是傻了,怎麼能將希望寄托在你身上呢。算了,我自己想法子吧

她得好好想一想,今晚是個好機會,她若是錯過了,再冇這樣千載難逢的機遇了。

馮澍青這邊早就到了關雎宮,她對於傅之玉的行為,一無所知。

她到關雎宮的時候,太醫正熬安胎藥。

她詢問太醫:“淑貴人的身子如何?是不是又動了胎氣?”

太醫斟酌半晌,謹慎地回道:“貴人的身體,倒是冇什麼問題,微臣也冇檢查出異樣。可貴人一直喊肚子疼,所以微臣就去請教了周太醫,拿了一個周太醫從路神醫那裡討來的安胎方子

“估計這安胎藥喝下去,應該冇什麼大礙了

馮澍青眸光閃爍,聽雨忍不住低聲呢喃道:“那就是冇什麼問題了?估計又是不安分,想要藉著皇嗣,求陛下來看她呢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分享有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