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隔間裡有人

關燈 護眼     字體: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這男廁隔間裡還有人!

“敢說我們不行?你行!”其中一個少根筋的男人道。

唐晚輕覺得自己的腦迴路有點兒不夠用。

這幾個男人,該不會想象小孩一樣。

“容哥,有人居然說你不行?”泄閘的那位,好像更加少根筋。

所有都屏息靜氣,似乎在等待那叫容哥的關鍵一尿。

半晌之後,冇響起水聲。

領頭那死胖子抱著肚子笑起來。

啪,唔。

然後——噗!

一個響屁走起。

唐晚輕覺得自己的三觀徹底給顛覆了!

頃刻,嘩啦啦——

一聲長嘯!

有人開閘泄洪了。

一泄千裡,有如萬馬奔騰。

如果不是處境危險,被下了藥,唐晚輕真的很想捧腹大笑!

“喲,聽聽這聲音!”死胖子忽然爆笑,語中的譏諷藏都藏不住。

一人起頭,一時之間,眾人跟著起鬨,打口哨。

“容哥,這外邊的人還挺懂。”

隔間少根筋的高山流水,口無遮攔道。

這聲音不算大,卻恰好讓外邊的人,聽得清清楚楚!

哈哈哈——

眾人狂笑不止。

就連唐輕晚也控製不住地抽了抽嘴角。

嘣,啪!

很快,隔間的門倒了,然後少根筋的某位,以臉朝地的姿勢,給踹了出來。

一條黑色西褲的大長腿先邁了出來,牛津尖的亮光牛皮,率先刺瞎了人眼兒。

視線往上移,一個高大挺拔的身形慢慢出現。

男人恰到好處的五官,佛如上帝精心所造。俊眉星目,一雙幽黑,深邃無垠。讓人不敢直視!

近190的個兒,因著一身肅穆的黑裝,透著一股子野性,狂霸與冷絕!

一看就知道不是什麼好惹的對象。

“怎麼啊,不服氣啊?有本事,在唐大小姐身上練練!”死胖子早已被男人一身霸氣所懾,卻還膽顫地逞強。

“滾!”

黑影如鬼魅一般閃動!

淩利幾招就將一群人統統乾倒!

唐晚輕眯起眼,因為藥性激起的燥熱,模糊了她的視線和理智,餘光隻照見一抹方硬剛毅有下巴。

好像隻聽到了一句,低沉磁厚的聲音,帶著點兒溫柔響起:“妞……妞……”

唐晚輕鬼使神差嘿嘿笑了:“借你一用。”

——

翌日。

唐晚輕從陌生的酒店總統套房內,幽幽轉醒。

渾身的痠疼和異樣,讓她的記憶慢慢回籠。

最後停留在,妖嬈白嫩跟狂野幽黑,癡纏在一起!

從臥室,到洗浴間,最後回到臥室!

那個妖嬈白嫩就是自己,至於那個狂野幽黑,是那個人的眼睛,幽黑得不像話!

像極了那場,她兩年來,一直做的那個夢。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分享有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