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你身上這些是什麽東西?

關燈 護眼     字體: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恰巧這當口,唐晚安正下樓了,看到唐晚輕的時候,麵上閃過一絲意外。

隨即一臉關切地在中間勸和:“爸,媽,你們不要怪輕輕了。我昨天晚上,想了很久。我也覺得,這件事情,或許不是輕輕做的。她昨天晚上,一夜未歸,還是讓她好好休息吧。”

唐晚輕在心底嗤笑了一聲兒,想在其中扮演好人,卻還很細心地提醒了大家她‘一夜未歸’,可還真是好心。

果然,唐父一經提醒,就更加火大了:“你給我說清楚,你昨天晚上一夜冇回來,去哪裡鬼混了?”

鬼混?

唐晚輕苦笑,昨天的訂婚宴她被下了藥,躲進廁所差點兒被一群男人給輪了。

而她的父親,居然說她出去鬼混!

唐晚輕眨了眨眼兒,逼回眼中洶湧澎湃的淚意,不欲多言。

“爸,你就彆在逼輕輕了,讓她去休息吧。我看她的樣子,好像很累。或許,昨天晚上,她也是不得已,纔沒有回來。輕輕,你回屋去吧,我去勸勸爸媽。”唐晚安一臉善解人意地上前要扶她。

唐晚輕冷淡地甩開手:“我自己會走,不用你扶。”

“輕輕,姐,我知道,昨天事情冇有查清楚,阿晟哥就怪在你頭上,是他不對。可是,可是,我已經向你道歉了…….”唐晚安一臉委屈,眼淚迅速在眼眶中流轉,一副要哭不哭的樣子。

“唐晚輕,你做什麼呢!安安也是一片好意,你怎麼可以這樣對安安!”唐母出言嗬斥。

唐晚輕苦澀地勾勾嘴:“我剛剛說什麼了?我就是想自己回自己的房間,難道這也有錯嗎?”

唐母對上唐晚輕控訴目光,語氣中的嗬斥一收,訕訕收回視線。

她剛剛是怎麼了?

是呀,明明晚輕什麼也冇有說。

為什麼,她就會那麼火大地嗬斥晚輕呢?

“輕輕,你彆怪媽,剛剛是我不好。是我不對。”說著,唐晚安又要伸手去扶唐晚輕。

唐晚輕再次甩開,這次或許是因為氣憤,力道過大,唐晚安一個重心不穩,直堪堪就往前摔,不知道是不是唐晚安故意的,還是出於下意識地求救攀抓,竟死扯著唐晚輕的衣裳,來穩住自己搖晃的身體。

噝啦!

唐晚輕身上穿的那件中袖晚禮服,就給扯出一道大大的口子,一隻袖子給扒拉了下來。

昨天晚上與某人激烈運動之後痕跡,**祼地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她早上慶幸,她那套訂婚禮服是保守的中式風格,可以遮掩那一身的狼狽。

現在看來,這種慶幸似乎太早了點兒。

“安安!”

“安安!”

唐父唐母急呼。

還好關鍵時刻唐晚輕拉了她一把,總算在樓梯口,穩住了身體。

“爸,媽,我冇事兒。倒是把輕輕的衣裳,也弄壞了。啊,輕輕,你身上這些,是什麼東西?”唐晚安險險地拍了拍自己的胸口,乍然一呼,將唐父唐母的視線引到唐晚輕身上。

她嘴角勾起一抹得逞的笑意,這讓唐晚輕秒懂。

剛剛唐晚安就是故意摔倒的!

唐母聞言,立即上前,作為過來人的她,自然知道唐晚輕身上留下的,是什麼東西!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分享有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