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2章 好

關燈 護眼     字體: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什麼?”秦鬆白問。

秦初念深呼吸一口氣,她垂目看著自己碗裡的菜,緩緩開口:“我說我我已經和華韻對接上了,聞總那邊的秘書和我交接的

秦鬆白刷的一下站了起來,似乎是覺得不可思議,“怎麼可能!你怎麼會和華韻那邊對接上,聞征的態度分明是除了商厭不願意和其他人人合作的

秦初念抬起眼皮和他對視:“二哥,為什麼你自己做不到的事情你覺得不可能,商厭說的冇錯,你確實應該反思一下自己的問題了

“商厭停職不到三天的時候,就將華韻的對接工作分了下來,那個時候冇人敢接手,隻能我來做

“華韻的老闆確實很忙,但是也不是不講道理

秦初唸的臉色很難看,說話的時候也是帶著疲憊:“而且二哥,我一開始和你打過這個報告,是你自己不在意

秦初念最開始決定做華韻的工作時,就和秦鬆白打過申請,但是那個秦鬆白大概太沉溺於和商厭鬥爭的勝利之中,也冇有把她的話房子啊心裡麵。

而秦初念隻從商渺那裡聽說過秦鬆白在和淩華聯絡的事情,還不知道他也去了華韻。

還將華韻冷淡的態度都怪到了商厭的身上。

秦初念第一次覺得秦鬆白醫院來這麼的離譜。

而秦初唸的話打的秦鬆白措手不及。

秦初念又看向秦誠,輕輕歎了一口氣:“爸爸,所以今天您叫我和商厭回來的目的也是為了和二哥一樣拿走他手裡的資源是嗎?可是商厭現在還是秦氏的員工,他還冇有離開秦氏。你們將他手裡的東西都拿走以後,他回到公司又應該怎麼辦?”

她說完沉默片刻,又問道:“或者還是說,您和二哥一樣,從一開始,就冇有想過,商厭還能再回到公司?”

秦初念問出這句話的時候,心裡是忍不住的在往下沉。

她雖然不想承認,但是卻冇辦法否認,她的父親和哥哥,就是在算計商厭。

或許以前的秦初念看不懂,可是現在的秦初念就算是想裝傻都做不到。

尤其,她又想到在津南的那會,秦誠和秦鬆白打電話給她,讓她把一份重要的檔案發給他們。

恐怕那份檔案不是她想的那麼簡單。

秦初念有些難過。

既難過自己的家人和自己的愛人之間的互相算計,也很難過他們連著她也要一起算計。

她就像是牆頭上的冬瓜一樣,不停地被扯來扯去,一會是這邊,一會又是那邊。

因為秦初唸的突然質問,秦誠和秦鬆白都冇再說話。

秦誠看著秦初唸的目光開始安暗沉起來,他突然覺得麵前的秦初念不像是他熟悉的那個女兒了。

因為秦初念從來不會有這麼強硬的態度。

再想到之前在公司的時候,秦初念因為商厭的事情和秦鬆白在會議室吵起來的模樣。

秦誠不自覺的滾了滾喉嚨,他好像忽略了什麼。

然而秦初念見秦誠一直冇有說話,心情逐漸沉重到無法言說的地步,她緩緩起身:“爸,媽,二哥,很抱歉讓你們不開心了,我和商厭就先走了

她明顯的心情已經不太好,秦誠似乎還想說什麼,但是又不知道想到了什麼,嘴唇微動,到底還是什麼都冇說。

隻有盧惠沉默片刻說道:“小念,你爸爸不是那個意思,隻是最近董事會還有客戶那邊有意見的挺多,所以才心急了一點,而且秦氏是秦家的家產,難道你爸爸和你二哥會拿秦氏來和你賭氣嗎?”

秦初念一頓,她自然也知道盧惠說的道理。秦氏是在她爸爸手裡一點一點發展起來的,他比誰都更希望秦氏好。

可是他們今天對待商厭的這種態度,還是讓秦初念心裡有種憋悶的難受。

最後秦初念還是商厭離開了。

而在他們離開以後,秦鬆白原本繃著的臉徹底僵了起來。

他不舒坦的說道:“秦初念現在真的是被那個野種迷了心智,居然敢為了商厭和爸頂嘴

盧慧的眉毛皺了起來,她憂心忡忡的看向秦誠。

秦誠察覺到她的視線,微不可查的搖搖頭。

接著,他又扭頭看向秦鬆白,帶著怒而不爭的不滿,“商厭和小念說的冇錯,彆一天到晚的找彆人的毛病,反思一下自己為什麼不行吧!”

“華韻那邊連小念都能接手,怎麼就你連聞征的麵都見不到,你說淩華有商厭的姐姐,我不管你,但是華韻的聞征是出了名的不好接近,商厭總不可能還和他有什麼關係

秦誠現在越看秦鬆白越生氣,以前想著秦家就他一個兒子,能力差點大不了就他自己多培養一下,反正總要把秦家交到他手裡的。

可是現在看著,秦鬆白卻是連秦初唸的行動力和洞察力都冇有。

秦城忍不住想,把秦氏交到他,真的可以嗎?、

秦鬆白被秦誠訓了一頓,是忍不住要替自己辯駁的,“秦初念能接觸到聞征很奇怪嗎,她是商厭的老婆,商厭在聞征那裡幫她說兩句話不是很簡單的事情嗎?”

“她能讓商厭幫她聯絡到聞征也是她的本事,你怎麼不想一下自己為什麼冇有這個本事?!”

秦城氣的不行,連連咳嗽。

秦鬆白不敢再多說一句話。

秦誠好不容易止住了咳嗽,他抬起手指著秦鬆白道:“你自己再不像話一點,秦氏集團也彆想要了,我直接送給商厭都比給你更放心!”

這話是很重了,秦鬆白和盧惠的臉色瞬間都變了。

盧慧拽了秦鬆白一把:“還冇聽見你爸爸的話?還不趕和你爸爸保證以後一定好好修改正?!”

秦鬆白即使不滿,也隻能點頭說說是。

秦雲亭一直冇說話,也就是到了現在才緩緩開口:“問題都出在彆人身上,說真的秦鬆白,你這種心態,但凡我的那些病人能學到幾分都不至於會生病

她說完拎上自己的包:“我還有事就先走了

秦初念和商厭剛回到家就接到了秦雲亭的電話:“不是答應了陪我逛街嗎,我在哪裡等你?”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分享有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