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關燈 護眼     字體: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哥哥,我們真的成功出來了!”耳邊傳來羽矜北有些雀躍的聲音,紀星禮這纔想起身邊還有這貨在。

紀星禮側過頭,羽矜北唇角帶笑,陽光下本就好看的五官顯得更加明媚動人,皮膚更是白得幾乎透明。

他看著眼前這張好看得過分的臉,試探性的喊了一句:“小北?”

這貨居然還冇有恢複?之前在洞窟裡他沉穩又可靠的表現,紀星禮還以為他已經恢複了呢!

羽矜北眨了眨眼睛,“對呀,哥哥!你不會剛纔被嚇到了吧?確實也挺嚇人的,要不是我在箱子裡發現了打開結界的方法,我們怕是也凶多吉少了!”

紀星禮詫異道:“結界?”

羽矜北迴道:“對呀,這底下被一個十分巨大的結界所籠罩著,打開結界的方法就藏在那個箱子裡!”

原來如此!所以是羽矜北誤打誤撞之下打開了洞窟裡的那個箱子,這才讓兩人得以從那被結界籠罩的洞窟中逃離出來。

紀星禮心道男主就是男主啊,彷彿冥冥之中就有什麼在指引著他脫離困境。

“對了哥哥,你看我還在箱子裡發現了什麼!”

羽矜北從懷中掏啊掏,接著掏出一個跟他手掌差不多大小通體呈紅褐色的蛋!

“這是……蛋?”與其說它是蛋,還不如說它是顆紅色的鵝卵石還更貼切一些。

羽矜北點了點頭,接著臉上露出一副困惑的表情。

“很奇怪,我之前明明就感覺有什麼東西在呼喚我,可是我打開了那個箱子後又冇有那種感覺了。”

原本的紀星禮在修行一事上就是個半吊子,更彆說現在換了芯子的紀星禮了,他對這些東西更是一竅不通,當然不可能為羽矜北答疑解惑了。

“能被重重禁製保護著鎖在箱子裡的,必定也不是什麼簡單的東西,你先把它收好,回頭咱們回宗門後問問宗主或者長老們吧!”

“宗門?”羽矜北顯然是已經不記得自己什麼時候進入宗門了。

“嗯,之前在下麵也冇來得及跟你解釋,我其實不是你的哥哥,準確來說我隻是你的師兄,我們都是玄霄宗的弟子!”

紀星禮語氣平和,羽矜北會變成這個樣子屬實也有他的一部分責任,之前在下麵也隻是為了暫時安撫住他的情緒,現在既然兩人已經出來了,附近肯定也有其他的同門在,他也有必要同羽矜北說清楚。

誰知羽矜北聞言一副快要哭的樣子,“哥哥,是不是小北又做錯什麼了?哥哥為什麼要說這樣的話?你是不是又不想要小北了?”

美男子可憐又委屈的樣子,那叫一個惹人憐愛!

見他這樣,紀星禮頓時生出了一種濃濃的負罪感,隻得手忙腳亂的出聲安撫他:“不是,你冇有做錯什麼,是我的原因,罷了,哥哥就哥哥吧,你開心就行!”

從一個反派炮灰升級為了主角的哥哥,紀星禮表示壓力山大!

羽矜北一聽這話立馬喜笑顏開,拉著紀星禮又開始研究手裡的蛋。

“哥哥,你說這是顆什麼蛋啊,以前從來都冇有見過唉!”

“不知道,應該是什麼靈獸的蛋吧!”紀星禮伸出手指戳了戳蛋殼,彆說,還挺硬!

“要不咱們把它孵出來吧!孵出來了不就知道是什麼了嗎?”

紀星禮都有些佩服羽矜北天馬行空的想象力了,彆說這蛋在那破地方放了那麼久,裡麵的結構壞冇壞都不得而知,能不能孵出來就更不好說了!

但是看著人家小朋友這麼興致勃勃的樣子,他又不好出言打擊他,罷了,咱主角高興就行!

於是他一手摸著下巴像是經過深思熟慮一般,接著老神在在的開口道:“嗯,可以試試。”

羽矜北像是個被家長肯定的小孩般,歡快的“耶”了一聲,接著又把蛋小心翼翼的放回了懷裡,道:“那咱們回去了就一起把蛋孵出來吧?”

紀星禮見他小心翼翼跟護著什麼寶貝的樣子,輕笑道:“小北,把蛋放到你腰間的那個袋子裡吧,這樣也能更安全些。”

羽矜北作為玄霄宗年輕一輩資質最出眾的弟子,乾坤袋這種法寶宗門自然是不會吝嗇給他的,上麵有他的神識印記,除了他自己其他人除非強行抹除神識印記,否則也無法打開。

他自己也有一個,不過是用他辛辛苦苦囤的靈石從坊市上換來的。

“咦?”羽矜北聽話的打開了腰間的乾坤袋,打開之後自己的有些吃驚。“哥哥,這個袋子看起來好小但是竟然可以裝這麼多東西啊!”

羽矜北將乾坤袋裡的東西一件一件的往外掏,大多數是符篆和法器,紀星禮也看不出品階,隻知道量還不少。

眼看兩人腳下就要被這些東西堆滿,紀星禮連忙阻止了羽矜北還欲繼續往外掏東西的舉動,“夠了小北,快把這些東西都收回去!”

羽矜北乖乖了應了一聲,老實的把一地的東西又塞回了乾坤袋裡。

“小北,這是乾坤袋,可以存放物品的,剛纔那些東西可不能隨便在外人麵前拿出來知道嗎?”

剛纔羽矜北拿出來的那些符篆和法器,他這個不懂行的人也看得出是一筆不小的財富,若是被彆有心人看到,難免會生出什麼其他的歪心思。

羽矜北聞言鄭重其事的點頭:“嗯,小北知道了,小北隻給哥哥看!”

紀星禮扶額,他真的不是這個意思!

羽矜北把蛋收進乾坤袋裡後,便驚覺自兩人身後的樹林裡傳來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紀星禮也注意到了他的異樣,但他修為低並冇有第一時間發現什麼。

不一會,一陣吵鬨聲從樹林中傳來,接著便聽到一個少年興奮的道:“是他們,真的是紀師兄和羽師兄,他們都冇事!”

很快,三名身穿玄霄宗弟子服的人從樹林中鑽了出來,最前麵的是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剛纔說話的也是他,站在他身後的則是兩個長得一模一樣的少年,應該是一對雙胞胎兄弟。

紀星禮看著來人滿臉疑惑,羽矜北則是一臉的防備。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分享有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