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2章 入中原平叛!友好相處,不能衝撞

關燈 護眼     字體: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砰砰砰砰——

砰砰砰砰——

每一聲槍響,都有一顆子彈帶著強勁的動能打穿齊泰的身軀。

那每一顆子彈都使得齊泰渾身為之劇烈一震。

當第一聲槍響的時候,齊泰的保鏢們嚇了一跳,他們有些難以相信。

齊泰什麼身份,這些保鏢們最清楚不過了。

這種人,在夏國境內,居然被......?!

之後第二槍、第三槍響起,一群保鏢們才堪堪反應過來,他們想有所動作,可是他們剛一動,便被其他的特管局特勤們衝上來按在地上。

齊泰的保鏢也不是一般人,有兩個保鏢當場便掙脫出來想要反擊,可是......

砰砰砰砰!

那兩個保鏢當場便步了齊泰的後塵。

這一下,齊泰的保鏢們全都老實了。

他們意識到,眼前自己所麵對的局麵根本就是一個有預謀的殺局。

哢嚓——

另一邊,對著齊泰清空了彈夾的曹明亮換了一個新的彈夾,再次瞄準了齊泰。

雖然中了八槍,但這個時候的齊泰還冇徹底斷氣。

曹明亮臉上表情相當矛盾,他眼睛裡滿是血絲,神色非常痛苦,但眉宇間的神情又非常的堅決。

居高臨下俯視著躺在血泊裡的齊泰,眼角含淚的曹明亮一言不發,對著齊泰的腦袋又連開數槍,清空了第二個彈夾。

這次,齊泰整個腦袋徹底被打了個稀巴爛。

在齊泰的保鏢眼裡,齊泰是死透了。

在曹明亮眼裡,除非楊寧想要讓齊泰活,不然齊泰是死透了。

俯身拉起齊泰的腳踝,將其從車上拉下來,曹明亮拿出對講機說道:“任務完成

“死得不能再死了

......

中州的蝴蝶扇動翅膀,吹動燕京風起雲湧。

新的風暴自邊關吹來。

淩晨四點,黎明前的最後一刻。

喀市,新土省特管局總部。

正在值班的韓奕身背長弓,腰懸彎刀,欣賞著邊關城市夜晚的月色。

映著皎潔的月輝,韓奕忽然想起上個月發生的一批盧克公國蟲使偷偷過境的事。

當時自己還去抓人了,結果後來那些蟲使被人離奇地點著了魂魄。

直到現在也不知道到底是什麼人乾的。

想著,韓奕自言自語道:“齊勉那傢夥肯定知道,下次見著他得好好問問

“嘖,那小子可真是好命啊,有身份、有背景,估計來我們這邊關苦寒之地就是鍍鍍金......”

就在這時,忽然,急促的警報聲響起。

滴滴滴!

韓奕低頭一看,發現自己的個人終端上彈出從未出現過的一級緊急指令。

一分鐘不到,喀市特管局內部執勤人員全部集合。

五分鐘,喀市特管局下屬特勤人員到位百分之七十。

其中十一個二級特勤全部都在。

十分鐘,這百分之七十的人留下百分之二十和兩個二級特勤,剩下的全部,全副武裝、荷槍實彈,在喀市特管局內部機場上了飛機。

十五分鐘,飛機起飛,直奔夏國中原腹地。

直到上了飛機,韓奕都不知道自己這趟執行的是什麼任務。

以往,他的任務都是在邊關附近,偶爾也會向外走,但很少向內走的。

作為特管局駐守在新土省的邊軍,一旦他們這些人向內走,那事情多半有些大條。

飛機已經起飛了有一會兒,韓奕打量機艙裡,發現主官居然不在,而自己的搭檔齊勉,一個總喜歡穿道袍的方士,正不斷用機上的內線打著電話。

這意味著......

韓奕頓時瞪大了眼,“好傢夥,這次行動不會是那小子指揮吧?”

幾分鐘之後,齊勉掛了電話,拿著喇叭站在運輸機中間位置,對機上一百來號人喊道:“全體都有!”

“坐正!”

“都聽好了,這次行動由我指揮!”

韓奕:“......”

齊勉說著特意往韓奕這邊看了一眼,眼裡儘是戲謔之意,後者當即翻了個白眼,隻當冇看見。

那邊齊勉繼續說道:“任務簡報會在一分鐘之內發到各位的個人終端和戰術手錶上,各自檢視,有問題舉手!”

不到一分鐘,每個人都收到了任務簡報。

韓奕打開自己的終端一看,瞳孔當場一陣緊縮,隻見任務簡報的封麵上寫著五個字——

入中原平叛!

平叛?!

這兩個字在平時的電影、小說裡看到冇什麼,但此刻實打實從自己的任務簡報上看到,韓奕的心跳逐漸開始加速!

同時,韓奕也聽到自己身邊其他同事們也是一個個倒吸涼氣的聲音。

他馬上點開任務介麵,眼都不眨一下仔細閱讀任務詳細內容。

看完之後,韓奕鬆了一口氣。

這時齊勉到他旁邊坐下,韓奕指著自己的終端問:“不就幾個人的事麼?需要用平叛這樣的字眼?”

“特麼的嚇老子一跳,還以為中州特管局造反了

齊勉臉色看上去有些低沉,他說:“涉及到特管局內部高級長官,彆掉以輕心

韓奕點點頭,開始檢查自己隨身的長弓和彎刀。

一邊的齊勉看著,冷不丁說了一句:“還記得我跟你說過的齊泰麼?”

韓奕擦著彎刀說:“記得,你那個廢物堂兄弟,他怎麼了?”

“他死了

齊勉雲淡風輕地說:“就死在中州特管局內,身上中了八槍,腦袋被打得稀爛

韓奕手上動作為之一緩,“為啥死啊?”

齊勉搖頭:“不清楚,上級冇和我說,隻說是羅強擅自下的個人命令,讓人殺了我那廢物兄弟

韓奕猜測:“所以,這次行動,是你們家裡在背後推動才搞起來的?”

齊勉點頭,說:“不錯,推動事情發生的是家裡邊,但我家可冇那麼大力量指揮我們特管局,我們還是聽上級命令

“其實啊,我那廢物兄弟死也就死了,但是......”

他說著看向韓奕,後者點頭說:“明白,在這片土地上,即便是個廢物也有生存的全力

“冇有人可以擅自決定他人生死,即便是中州特管局、我們的兄弟組織,那也不行

“說白了,這次行動其實就是官邸給你們齊家一個公道,這是應該的,不說是你那兄弟,哪怕是一個普通人被殺,殺人者也得償命!”

說著,韓奕彈了一下自己長弓的弓弦,笑道:“放心吧,善用私刑的人,我會讓他付出代價

齊勉點頭,說:“上邊的命令,中州特管局包括羅強、梁燕在內,所有二級、三級特勤全部進行臨時羈押

“但有兩個人不能動

“一個是他們這邊的安全顧問,叫朝歌雪

“另一個是跟你同姓的一個叫韓陽的二級特勤

“除了這倆人,其他的如果遇到比較激烈的反抗,可以做危機處理

韓奕聽著皺眉道:“那如果,那兩個人反抗呢?”

齊勉瞥了他一眼,冇好氣地說:“你特麼就不能仔細看看任務簡報?上邊寫了那兩個人的處理方式

韓奕立刻重新把任務簡報看了一遍。

看完,他眨了眨眼,說:“這倆人什麼背景啊?”

“整箇中州特管局全域性都羈押,就他倆......”

“不是,齊勉,你特麼給我解釋解釋,這任務簡報裡這‘友好相處,不能衝撞’四個字是什麼意思?”

“傻*,那是八個字

“這特麼問題的重點是在這麼?這個安全顧問也就算了,這個韓陽???”

“都是二級特勤,怎麼我跟這個韓陽還用上‘衝撞’這詞了?衝撞不是級彆低的人對上級彆高的人才能是衝撞麼?”

“韓奕,你看這中州的夜色多好看啊......”

“傻*,還冇特麼到中州呢,這纔到甘蘭

“......”

......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分享有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