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關燈 護眼     字體: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傅春深道:“你知道就好。”

自然是知道的,隻是嘴裡也不怎地,不習慣說出這個謝字。

羅寄嵐自顧自地糾結著,該如何將謝字說出口。

而傅春深卻並不在乎,想著回去後該如何跟羅二太太解釋。

二太太操了那麼多心,就希望自家孫兒到了辦差的地方有所倚靠,出門前還特意叮囑,可此行盤算落了空,怕不是又要失望了。

回了侯府,還是羅寄嵐先下的馬車,隻是這一次,羅寄嵐下了馬車後冇有先跑,而是伸出臂膊,扶了傅春深一把。

就連走回茂林院,傅春深都覺得,羅寄嵐比平時走得慢了些。

可他們剛回茂林院,便冇有見到二太太。

今日二房底下的莊戶管事上門回話,帶了一隻小狗作為禮物。

鄉下土狗一生生一窩,那管事帶了毛色最雪白的一隻,說用來給太太逗樂。

自從成親以後,羅寄嵐去北院的次數更少了。

從前他就不耐煩在家裡待,但現在待的,也換了地方。羅二太太嘴上不說,心裡倒真是有些寂寞。

湘語在太太身邊雖然隻伺候了五年,但極為懂她的脾性。

所以是她暗示了一下下麵,這白毛小狗才被送了過來。

果然,羅二太太當時一見到,就笑開了顏。

傅春深和羅寄嵐過來跟羅二太太回話,湘語迎道:“太太今日得了隻小犬,正親自差人給它做窩呢,眼下應該去了馬房那邊,奶奶和四爺若有要事,或許得稍後等等。”

傅春深不解:“去馬房那邊做什麼?”

還是羅寄嵐知曉羅二太太的意圖道:“或許是找些枯草料給狗墊著罷了,鄉下來的狗也不金貴,用那些絲絨玉線的就可惜了。不過這些活兒下人來乾也使得,祖母從前可從未養過狗,今兒怎麼來了興致?”

湘語瞧了傅春深一眼,笑道:“太太向來喜歡狗,隻是以前的二老爺不喜歡,便一次也冇有養過。後來照顧四爺還冇有夠,哪裡來的時間養呢?這一拖,拖到如今,太太終於圓了昔日的夢呢。”

湘語未儘之意,就是羅寄嵐如今娶妻後,羅二太太終於有閒心做她自己的事了。

羅寄嵐對這種招貓逗狗的事最感興趣,這一聽,也不願等了,說自己也去看看。

傅春深也不想打擾他們祖孫親情,想先回了西院,同湘語說,若太太回來了,可以知會她一聲。

湘語卻攔著傅春深道:“奶奶,太太之前留了話要我同您說,不知您現在可否有空一聽?”

留了話?

傅春深好整以暇,順著湘語的眼色,將采舟喚了出去。

采舟出去後帶上了門,哐啷一聲,將湘語和傅春深兩個人鎖在了屋內。

屋內雖然也透光,但不開窗不開門,依舊顯得半陰半明。

這說話不像談話,弄得倒像是審問了。

傅春深瞥向一盞圓口矮身的花壺,上頭彆了兩棵剪短了的白茅草。

如此鄉野之物,不知為何擺在了羅二太太的正廳裡。

湘語先給傅春深行了禮,叫她不要多想,然後道:“今早奶奶給曹府備的禮物,太過豐厚了些,太太想要告訴奶奶您,若以後出門要備上禮物,還是得送到北院瞧上一眼。”

她想過湘語將自己留下的萬般理由,卻不知這過錯卻出在這禮物上。

傅春深的腦袋像是被銅錘敲了一下,但她卻依舊維持笑容:“敢問湘語姐姐,今日備的禮物不知是哪裡出了錯?還望您能告知一二。”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分享有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