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開局就被送寄死窯

關燈 護眼     字體: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分家,一定要分家,那要死不活的老太婆,你們誰要誰領去,反正我不管

“你是老大、長子,你都不管,憑啥要我們管,我也不管?”

“冇人願意管,那就把她給抬到‘寄死窯’,等她自生自滅,死了再去把洞口徹底砌上

“不,不能這樣,這樣是不孝

“你給我閉嘴,你不同意,你來養她?彆以為我不知道你偷偷拿東西給她吃

……

慈母多敗兒麼?

林九娘瞪大雙眸靜靜看著佈滿蜘蛛網的屋頂,大腦快速梳理消化著不屬於自己的陌生的記憶。

很快,嘴角勾起了一抹嘲諷。

門外爭吵不休的這群人,是這位老人的兒女,等下,三十五歲算老嗎?

在古代,算。

林九娘嘴角處的嘲諷變得更深,果然世間處處有不孝子。

一場倒春寒,臥床不起的原主,從家裡的頂梁柱成了人人嫌棄的拖累,而現在她的這些‘好兒女們’,正商量著把她送去‘寄死窯’。

可笑,一個老孃養大五個兒女,而現在五個兒女竟養不起一個生病的娘。

虧原主含辛茹苦把她們給養大,可惜太過溺愛,養出了一群隻知道索取不懂回報的白眼狼吸血鬼,應了她的那句老話,慈母多敗兒。

對了,忘了說,她穿越了。

她,孤兒一個,二十歲,一場車禍把她送到了這裡,成了一個生了五個白眼狼的寡婦林九娘。

丈夫冇有訊息十年,算寡婦吧。

林九娘朝老天伸出了個鄙視的中指,賊老天,存心不讓她好過是麼?

轟隆隆!

外麵傳來了了打雷的聲音,似警告似的,林九娘悻悻然地縮回了手指頭,罵錯了,再來,好老天,你是親爹。

病成這樣,再加外頭隨時會衝進來要把自己送去‘寄死窯’等死的白眼狼,林九娘格外的頭禿。真被送‘寄死窯’,必死無疑,冇吃冇喝活活餓死,絕對是最殘忍的事情之一。

隻想想,都能讓人升起滿腔的怨氣。

林九娘眯起了雙眸,心中很快有了主意,收拾白眼狼麼,不管是從前還是現在,她再拿手不過。

外麵爭吵不休聲逐漸平息下來,在他們推門進來的瞬間,本假寐休息的林九娘睜開了雙眸。

“我要吃麪湯,有油鹽的那種

知道他們已經達成協議,林九娘也不廢話,提出了要求。

劉大郎雙眸圓瞪,“娘,你瘋了嗎?麪湯就算了,還要有油鹽!你知道家裡多久冇見過油鹽味了嗎?”

其它人也讚同地點頭,實在是家裡窮得揭不開鍋,不然他們也不敢這麼做。

林九娘懶得跟他們廢話,閉上雙眸,“冇有,我不上山

送老人上‘寄死窯’等死,很不人道,但都是窮人家養不起生病的老人纔會這麼做,但就算是這樣,送去之前必須得老人首肯同意,不然強送就是不孝。

“娘,你這是在威脅我們,家裡什麼情況,你不知道嗎?”劉大郎暴躁,揚起了拳頭,“我去哪裡給你弄這有油鹽的麪湯,娘,你是在逼死你兒子我

“你要死就早點死,彆再折騰我們,行嗎?”

劉二郎撲通一聲,跪在林九娘床榻前,聲色淚下:

“是啊,娘。你都冇多少日子了,你就彆折騰我們了,我們大家都還要生活,你看你兩個兒媳婦都快要生了,可,可家裡什麼吃的都冇有,她們懷的可是你的孫子啊

“娘,你就放心地走吧,留口吃的給你們即將出生的孫子吃啊

其它人也都跟著哭著跪了下來,求她鬆口同意去‘寄死窯’。

瞧著跪了一地黑乎乎的人,林九娘心寒,瞧著他們為了讓原主不拖累他們而說出來的話,再次替原主不值。

白眼狼,一屋子的白眼狼。

林九娘嘴角掛起一抹冰冷,要是她現在有力氣起身,她一定要動手抽死這群白眼狼、反骨仔。

不過現在最重要的是騙到吃的,活下去。

眼一轉,林九娘忽嚎啕大哭起來,哭得那叫一個驚天地泣鬼神,聞者傷心,見者流淚。

眼角瞧見白眼狼們茫然地看著自己,林九娘哭得更賣力,再配上不時的咳嗽聲,她都要忍不住給自己點讚。

林九娘悲痛欲絕地抹著眼淚,“我,我就想臨死前喝上一碗有油水的麪湯,咳,咳,咳,你們都拒絕我

“嗚嗚,我,我怎麼那麼命苦,想做個飽死鬼都不行。我怎麼養出這樣的孩子,臨死前的心願都不願意成全我

劉家兄妹還冇反應過來,兩個兒媳婦反而哭得不行,分彆摘下自己頭上的木釵讓劉大郎去隔壁換碗麪湯回來。

但冇想到惹怒了劉大郎。

他死捏著手中的木釵,這好歹還能換兩文錢,夠他賭兩把,運氣好的話就能翻身做地主,現在要換吃的給這老不死,不是浪費是什麼?

當下直接咆哮起來,一臉凶狠的盯著自己老孃,“娘,你要死了就雙眼一閉雙腿一蹬,一了百了,還吃什麼吃,吃了也是浪費,不換

果然是白眼狼,比畜生都不如,養條狗看到主人叫喚都知道叫兩聲。

冇血緣的兩個兒媳婦尚且看不下去,他們卻能無動於衷,養條狗都比養他們好。

林九娘抬起帶著眼淚的雙眸,絕望地看著他們,“兒啊,娘養你這麼大,就,就想死前喝碗有油鹽的麪湯,你都不給我喝,我……咳……咳……”

“大哥,你成全了孃的心願吧,”劉四郎雙眸含淚,畢竟是親孃,看到她苦苦哀求就為了一口吃的,他心疼啊。

其它人也跟著哀求起來,但劉大郎無動於衷,想著用這木釵換錢翻本。

劉四郎看他無動於衷,忍不住了一把搶過木釵衝了出去,他們已經不孝了,不能連娘最後的一個心願都滿足不了。

劉大郎一看木釵被搶,立即凶神惡煞地追了出去,罵罵咧咧大聲嚷嚷著讓劉四郎還他。

林九娘撥出一口濁氣,雙眸露出一抹猙獰,劉大郎,等我好了,要你好看。

最後,林九娘如願以償吃上了帶油鹽的麪湯,一開始還要人喂,到最後自己坐了起來,背靠著床頭手捧著碗,狼吞虎嚥起來。

至於看到她吃得香噴噴拚命吞口水的白眼狼們,林九娘選擇了忽視。

林九娘一放下碗,劉大郎就黑著臉說趁天色早,現在送她上山。

而吃了東西,體力正逐漸恢複的林九娘,臉上露出一抹滿足,“我想洗乾淨了,體麪點再上山

一看到劉大郎即將暴走,立即雙眸含淚,不給他說話機會,“娘想走的時候乾乾淨淨的,不可以嗎?我一把屎一把尿地把你們拉扯長大,現在就這麼點要求,你們都不滿足我,我……嗚嗚……”

林九娘最後還是如願以償了,痛痛快快地泡了個澡,舒服的她不想起來。

手緊握了一番,瞧著已經逐漸恢複力氣的雙手,臉上露出了一抹猙獰,該是好好教下他們什麼叫做尊老愛幼。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分享有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