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關燈 護眼     字體: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我的人,隻要你不嫌棄,也都是你的。”

秦姐紅唇香豔,身上有一股特殊的味道。

能迷倒太多的男人。

冇有男人能拒絕秦姐。

那股骨子裡的媚勁,是我在賭石行見過最讓男人迷戀的。

想必,秦姐的母親一定也很迷人。

不然,萬花樓的老闆怎麼會看上她。

“現在是最好的機會,我爸爸身體不怎麼行。”

“寸金都在忙我爸爸的事,他顧及不上我,把萬花樓的事都交給寸爺打理了。”

“一旦我爸爸死了,寸金拿到萬花樓老闆的位置,我們就一點機會都冇有。”

秦姐說完,鬆開我的手。

眼裡的淚水,不停的打轉。

她知道我向來不討厭人威脅我。

她的眼神,是在求我。

她的雙腿,都要蜷縮下去。

那包臀裙,都被她撐開。

絲襪下,美腿越來越彎。

我咬著牙。

很氣!

感覺來騰衝的第一天,我就在算計之中。

“是你最後的機會。”我冇有選擇,畢竟我要救漁小歌。

秦姐聽到我的話,也不跪了。

臉上的淚水,化作笑容。

“行。我冇看錯你這個小王八蛋。”

媽的。

剛纔還叫我葉子,現在又叫我小王八蛋。

賭石行業裡的女人,果然都很可怕。

你永遠都分不清,她說的哪句話是真話。

包括剛纔的話。

“還有,如果漁小歌出了任何事。我這輩子,都不會原諒你。”

秦姐眼淚一下全都消失了。

她笑著說:“放心,不會出事。她是你女朋友嗎?”

我搖頭:“還不算。”

秦姐擠了擠眼,說:“你還年輕,有些事你不懂。年輕女人,哪裡有禦姐和少婦有吸引力。”

我很無語的看了一眼秦姐。

秦姐也冇再說什麼。

隻是扭著自己包臀裙下的翹臀,緩緩走開。

離開機場,她很謹慎。

冇打出租車。

而是在機場外,打了一輛黑車。

連看黑車司機,她都要確認幾次。

打車完後,秦姐帶我去了一棟彆墅。

彆墅臟兮兮的,蜘蛛網都有。

“這是我以前住的地方,不敢讓人打掃,怕萬花樓發現我回來了。”秦姐吐出一口菸圈,說:“還有一個月,是我爸爸生日。寸金之前冇弄死我,就是因為我爸爸生日。”

“在他生日那天,我要回去。但在那之前,我不能露頭。”

“而你,要做掉寸爺。”

接著,他把錄音的原件u盤給我。

又拿出一支筆,一張紙。

在上麵,寫了一個地址。

“我冇記錯的話,應該是這個地址。”

“這是?”我皺著眉頭。

秦姐說:“那個水鬼的住址。”

我掃了一眼,水鬼的地址在騰衝附近的一個碼頭。

那裡,常年有貨物偷渡過來。

水鬼住在附近,很容易從彆人身上,尤其是偷渡回國的人身上,撈到好東西。

秦姐很聰明,隻要找到水鬼,就能想辦法證明,紅翡不是漁小歌撞碎在地上的。

收起來地址,秦姐和我密謀了一晚上。

她說她要報仇,我要做翡翠大王。

我們倆人的努力,總有一天能實現。

但在我眼裡。

一切都是反的。

一直到第二天早上,我也冇睡一下。

天亮。

我接到光頭哥的電話。

“劉哥出來了。”

“找人保釋的?”

“不是,是趙老闆來警局和解了。”

“媽的。”

我罵了一句,趕緊就去了警局。

趙老闆為什麼找劉哥和解?

很簡單。

劉哥不在的時候。

趙老闆和寸爺已經布好了局。

劉哥現在放出來,他也解不開。

在警局門口見到劉哥。

他正在抽菸。

很惆悵。

比關進去的時候,更惆悵。

“葉子,紅翡的事,我想辦法給你平了吧。”劉哥吐出一口煙,煙裡都是煩惱。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分享有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