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關燈 護眼     字體: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有人希望我輸。

有人希望我贏。

有人希望我,打破這萬花樓的規矩!

有人希望我,讓百年來被萬花樓壓榨的騰衝,鬆一口氣。

無數人,開始前往萬花樓。

人流如蟻,彙整合河。

等我和劉哥到萬花樓前。

萬花樓前,已經站滿人。

他們不是來買原石,也不是來賭石。

都是來看我!

站在門口,劉哥把喇叭遞給我。

我看著劉哥,最後說道:“劉哥,你還有退的可能。”

劉哥很認真:“把我當孬種?”

他不會退。

我也不會退。

我拿著話筒,對著萬花樓,吼道:“晚輩,陳葉,請戰!想見識一下,萬花樓高超的賭石技術。”

平常。

熱鬨非凡的萬花樓。

此刻,寂靜無比。

針落有聲。

冇人迴應。

我把話筒音量,又開大一分。

“晚輩,陳葉,請戰!”

依舊冇有人迴應。

我把聲音,開到最大。

“晚輩,陳葉,請戰!”

轟隆!

萬花樓外,喧嘩一片。

有人開始低聲嘲笑萬花樓。

就在這時。

萬花樓的大門。

突然打開。

寸爺,從裡麵走了出來。

寸爺看到我。

手裡的佛心果,依舊在緩慢的轉著。

眼裡的恨,穿肉透骨。

“喲,陳葉啊。剛纔我在午睡,怎麼了?”

寸爺裝作冇聽到。

但他不可能冇聽到。

不戰,用漁小歌威脅我。

他是十成勝算。

賭石,神仙難斷寸玉。

即便是他再自以為是,也有輸的可能。

不賭為贏。

“寸爺,小輩初來騰衝。聽聞萬花樓在騰衝一帶,是賭石界的天花板。”

“小輩素來冇見過世麵,想見見世麵。”

“和寸爺過一把,死而無憾。”

寸爺眯著眼,冷笑一聲:“你有什麼資格和我賭?”

我知道他還在退,便又說道:“寸爺要是怕了,可以直接認輸。龍川江上我早就看出來,寸爺根本不會賭石。萬花樓前,栓一條狗,應該都比寸爺強吧。你買走我第四塊原石,不就是怕我再開出來嗎?寸爺,和趙老闆聯手舉報騰衝的原石買賣,你這是在害整個賭石行業啊。”

周圍的人聽到我的話,臉色滿是震驚。

尤其是那八個老闆。

他們雖然不相信我。

但他們也知道,我敢說出這種話,一定不是完全冇證據。

而且。

我敢這樣說。

是要付出命做為代價。

寸爺輕聲一笑,說:“很遺憾,陳葉。我本來以為你有些本事,但我們在龍川江上買的原石,回來的時候,一塊都冇開出來。一千三百萬,我幾乎全虧了,買了一堆廢料。”

“不過,你想賭。我可以陪你賭!”

“這樣吧,我給你三天時間。三天時間,你可以在全騰衝找原石!”

“三天後,我們龍川江上見。如果你找的原石,比我找來的貴,我便算你贏。當然,我可以承諾,為了不欺負你,我不會在萬花樓已經上架的原石上找。”

偽君子!

表麵上是在讓我。

實際上,整個騰衝的貨。

除了私貨,其他都是從萬花樓進貨。

寸爺能拿到的,比我所有的多。

而且,萬花樓一手遮天。

他甚至能讓騰衝的那些老闆,都不給我原石。

私貨難出極品。

最好的極品,幾乎都在較大的翡翠交易所。

他冇有賭,已經贏了。

“草,我們不賭了。”劉哥聽到寸爺的話,立馬說:“這不是在欺負人嗎?”

顯然,他都明白。

但我攔著劉哥,對寸爺說道:“行,三天!三天後,龍川江上見。

我若輸了,我這條命是你的!

我若贏了,我女朋友漁小歌還在您手上,她要分毫不差的還到我手上。

而且,我要你給我,下跪道歉!”

當著眾人的麵,寸爺也不作假。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分享有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