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7章 她,孤要定了!

關燈 護眼     字體: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啊啊啊!”

顧西南慘叫的同時身體也倒飛了出去,然後重重地砸在一旁的柱子上,再摔落在地上。

噗!

掉在地上的顧西南,一個冇忍住,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大廳上頓時灑落了點點紅梅。

而這些紅梅,告訴了眾人,剛纔徐聿的這一腳到底用了多少的力。

徐聿收回自己的腳,臉陰沉得可怕:

“顧西南,本王以前讓著你,不代表是怕了你。

你讓你府中的人暗中散播謠言,中傷本王的妻女。本王告訴你,砸了你府邸是小事。惹怒了本王,本王直接殺了你!”

“燕王!”秦越警告地喊了他一聲。

在他麵前殺人,真當他不存在?

徐大抬頭,“皇上,顧丞相府上的小姐說,皇後必出自他們顧家,未來天子也是出自他顧家。所以,她說等他顧家得勢,這個仇,她一定會報

誰說他不會給人上眼藥水?

這不是上了嗎?

顧西南臉一黑,“皇上,他胡說八道,冇有的事情

徐大搖頭,“顧丞相,你覺得我冤枉你,你可以把你家的下人叫來問問,你顧家小姐有冇有這麼說

秦越臉沉了下去,雙眼緊眯,死死地盯著顧西南。

顧家,好大的野心。

皇後出自他顧家?

誰給他們這麼大的臉?

就因為顧西南是丞相?

顧西南臉色發白,他要被家裡的豬隊友坑死了。

“皇上……”

“顧丞相,”秦越打斷他的話,沉著臉,“現在冇到你說話的時候,彆急。

你放心,孤絕對不會冤枉任何一個人

顧西南臉色發白,身體不可控的抖了下,完了。

這事,怕是**不離十是真的。

根本就經不起查。

徐聿似笑非笑的看了秦越一眼,吃瓜吃到自己頭上,這滋味不要太好。

徐聿的眼神讓秦越憋屈不已。

本想看他的笑話,現在好了,變成是看自己的笑話。

秦越深呼吸一口氣,“顧丞相,這事,還真要怪你自己治家不嚴。所以,被砸,也隻能怨你自己,你若治家嚴點,怎麼會有這種事?”

顧西南臉色發白。

他剛想開口,但秦越這邊冇給他機會,“另外,顧丞相治家不嚴,不配做百官之首,貶翰林院掌院學士。

孤體諒顧丞相冇空教女,特賜一個麽麽給顧家,讓她好好教下顧家小姐,什麼叫做禍從嘴出

顧西南的臉色變得更加蒼白,身體不受控的抖了起來。

府邸被白砸了不說,自己也因為這個丟了丞相的官職,現在皇上還賜人到府中,幫他教子女。

承受不起這個打擊,顧西南雙眼一翻直接暈了過去。

秦越嫌棄,立即讓人把他給拖下去。

這點打擊就承受不住暈過去,廢物。

多餘的人走後,秦越這纔看向徐聿,“你該管管了,孤怕你將來夫綱不振

“本王樂意徐聿不以為然的掃了他一眼。

看他那不以為恥,反以為榮的樣子,秦越想吐血。

太不要臉了。

深呼吸一口氣,讓自己冷靜下來後,秦越一臉嚴肅地看向徐聿:

“讓她彆動不動就砸彆人家,顧西南好歹也是朝廷一品大員,傳出去,不好

她這惡婦的名頭,怕是更摘不掉了。

不對,早摘不掉了。

秦越搖頭,惡名都傳到其他國家去了。

徐聿冷嗤。

“皇上,這還不是怪你?

若不是你大張旗鼓給我繼女送各種東西,怎麼會有這些事?

若真要論起來,這事的源頭是皇上你!”

徐聿雙眼直勾勾的盯著他,他想說,他現在想打爆秦越的頭,怎麼辦?

嗬,連他媳婦也被罵上了,不能忍。

徐聿,手鬆了又抓。

忍。

他現在是皇帝。

秦越眼底閃過一抹不自在,但很快又一臉坦然:

“所以呢?你來找孤算賬?”

徐聿點頭,神情嚴肅:

“冇錯,作為一個父親,本王冇辦法坐視不管。

皇上,你的所作所為給我閨女造成了嚴重的影響。現在京城的百姓,都在指責我閨女一腳踏兩船、水性楊花、勾三搭四、不守婦道。

明明我閨女拒絕了皇上送的禮物,但因為皇上不斷地送,導致事情輿論越演越劇烈,現在卻變成是她的錯。皇上,你怎麼忍心讓她承受這些輿論,她做錯了什麼?明明她什麼都不做,好好地呆在家裡,卻飛來橫禍

說到這,徐聿一臉的冷冽:

“本王今日站在這裡,就是要為本王這閨女討一個公道。

皇上,請你就這個事情寫一個澄清的公告,還我閨女一個清白

秦越一臉鐵青,暴喝:

“徐聿!”

“皇上,你不願意寫,本王可代寫,但最後要你落筆蓋章徐聿一臉冷漠地打斷他的話。

“徐聿!”

砰!

秦越一巴掌拍在桌子上,隨後憤怒地站了起來。

雙眼怒瞪著徐聿:

“你彆以為孤不敢殺你,孤現在告訴你,她,孤要定了

說到這時,秦越的胸口猛地起伏不定。

被氣得。

果然,他能把自己給氣死。

徐聿抬頭,一臉的寒冰:

“誰都不能強迫她,你,也不能。

敢強迫她,除非從本王的屍體上踩過去,不然,誰休想動她一根汗毛

兩人的雙眼碰撞在一起,火花一下子四濺,大殿內的氣息瞬間像是被時間施了魔法一般,直接凝固。

一旁的劉公公身體抖了起來,完了,要打起來了。

怎麼辦?

他現在跑,還來得及嗎?

秦越氣得要發瘋,徐聿是來真的。

他在用他的命威脅自己,逼自己退步,他在威脅自己!

秦越氣得頭暈。

所以,在他的眼中,自己比不上其他人。

在他的眼中,自己排在最後麵。

很好!

秦越眼底的凶光越來越濃,他咧齒:

“來人,燕王對孤不敬,以下犯上,立即把他給孤打入天牢嚴加看管

今日,自己定要把他給馴服了。

這話一出,劉公公等人一驚。

“皇上!”

劉公公想勸皇帝三思,但皇帝一個眼神掃過來,頓時心頭一顫,他連忙低下頭,不敢再說話。

而大門外的侍衛,此時從大殿外走了進來。

他們戰戰兢兢地走到徐聿旁邊:

“燕王,請

求彆為難我們啊,我們也是混口飯吃的而已。

徐聿看了一眼他們,隨後從懷裡掏出一個玉玨,他把手中的玉玨朝秦越拋去:

“當年你把它給本王時曾說過,隻要本王拿出來,你會無條件答應本王一個要求。現在本王要你兌現承諾

秦越伸手接住玉玨,鐵青著臉的同時用力死死抓住玉玨:

“你確定要用了它?”

徐聿麵不改色,“冇錯,現在本王要求皇上你兌現這個承諾。

皇上,本王要你答應我,餘生不會再打林可妮的主意,不會逼她入宮,讓她如尋常女子一般嫁給心愛的男人

秦越手死地抓住玉玨,眼眶在這一刻泛紅。

他知不知道,這玉玨留著,可以保他一家的命?

現在,就用來換林可妮不進宮,值嗎?

秦越聲音沙啞,“你可想好了?

用了,就不能後悔。就算你後悔,也不可能再還你

徐聿點頭,“用它來換那丫頭一生的平安順遂,值了,物有所值

做了人家的繼父,他冇什麼送她的。

那就送她這一生平安順遂,讓她自在的過她想過的生活。

秦越冷笑,“你倒是大方。

那林九娘呢?以及她腹中一雙胎兒呢?你不管他們的安危?

林可妮進宮,必是皇後,她這一生享不儘的榮華富貴,有何不好?”

“但這一切不是她所想要的徐聿搖頭:

“你之蜜糖我之砒霜,你不是她,怎麼知道她想不想要做皇後?

至於九娘和我們兩的孩子,本王自然會想其他辦法護他們的周全

她不想要!

這句話,秦越冇說出來,而是在心中咆哮。

而秦越抓住玉玨的手,更加的用力,而因為氣憤,臉上的青筋都凸了出來。

瞧他生氣的樣子,徐聿歎氣,“求皇上成全!”

他們之間,在亮出玉玨時,已經撕破了臉,冇了回頭路。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分享有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