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關燈 護眼     字體: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看到許青鬆這幅怡然自得的模樣,秦曉柔實在是忍不住許青鬆的自大了。

這都什麼時候了,你還在那裡不切實際的裝大尾巴狼。

你要是真有本事,我又何苦這麼多年在秦家裡外受氣。

你又何必處處裝孫子,宛若奴隸一般的生活。

秦曉柔撥出一口氣來,恨鐵不成鋼的說道:“許青鬆,你夠了,你還嫌不夠丟人是吧?”

許青鬆淡淡的說道:“曉柔,你彆生氣嘛!這有什麼丟人的,我送的好歹是貨真價實的美容藥粉。再怎麼著,也比彆人送的假觀音好多了。”

秦曉柔麵色一寒,道:“你非要這樣故意搗亂是麼?”

秦曉柔下意識的以為,許青鬆是拿胡健之前送給趙麗霞和秦誌勇假的帝王綠吊墜一事調侃。

但是許青鬆的話聽在齊江鵬耳中,則是大不一樣的認知。

齊江鵬大喊道:“許青鬆你什麼意思?你說誰送假貨?”

許青鬆不以為然的笑了笑,道:“這麼多禮物中,好像隻有你的禮物是觀音吧?”

齊江鵬勃然大怒:“許青鬆你放肆,敢血口噴人說老子的東西是假貨!混蛋,你要是找不出證據,老子饒不了你。”

“證據?這也太簡單了吧。”

許青鬆說話間,已經走到了那個所謂的唐三彩觀音站像的旁邊。

隨便伸手一推,那個唐三彩觀音便掉落在地下,摔碎了。

“混帳東西,你給我……”

話還冇說完,就見許青鬆撿起其中一張碎片來,意味深長的說道:“瞧瞧這是什麼?”

“喲,還是外語呢。MIND IN CHINA!在座的不乏高材生,想必這句話的意思,不需要我來翻譯了吧。”

眾人伸長脖子望去,在那個瓷片的內壁上,真的印有“MIND IN CHINA”的字樣。

而且還是工工整整的藍色印刷體!一看就是現代工藝。

“嗬嗬,唐朝的東西,上麵就已經非常有遠見的印刷了MIND IN CHINA這樣的外語,恐怕當時的工匠穿越回去的是海龜留學生吧?”

“再看這裡刻著的LOGO標誌,我要是冇有看錯,這應該是東江市第二陶瓷廠的廠徽吧?”

“五十多年前才成立的東江市第二陶瓷廠的廠徽,這也是特意穿越到唐朝做的這件唐三彩。對麼?”

事實就在眼前,全場鴉雀無聲。

良久,齊江鵬竭斯底裡的喊道:“不可能,怎麼會這樣,這可是我花一百多萬買來的啊。”

許青鬆冷笑道:“誰知道呢?反正我是聽說過,東江市第二陶瓷廠去年曾經製造過一批這種仿唐三彩,售價最高的不過三千塊!”

許青鬆話一出口,在座的人頓時炸了鍋。

“什麼?三千塊,這比剛纔那個鍍金佛像還坑啊!”

“誰說不是呢,秦家人這是一個比一個膽子大啊!”

“唉,如今的秦家早已今非昔比了!想當年秦家蒸蒸日上,幾欲突破二線踏入一線家族的序列,當時還參加了兩界鬆山會呢!”

“是啊,自從這兩年秦老二當家,老秦家真是一年不如一年了呢。”

聽到賓客們的竊竊私語,在座的秦家人一個比一個難看。

倒是秦誌勇趙麗霞兩口子的臉色恢複了不少。

原本隻有他倆丟人,他們很害臊。

但是現在整個秦家都半斤八兩了,兩人也就不覺得太難受了。

秦曉柔有些發懵的看了看地上的瓷器碎片,又看了看許青鬆,道:“你怎麼知道這東西是假的?”

許青鬆嘿嘿一笑,信口胡謅道:“菜市場賣肉的鄭屠夫那裡就放了這樣一個觀音像每天供著,我還跟他閒聊的時候拿下來看了看,所以知道的門清。”

秦家這些人都是十指不沾陽春水的主兒,壓根也不會去菜市場那種臟亂差的地方采買,因此肯定不知道許青鬆說的是真是假。

反正現如今鐵證如山,許青鬆說的話彆人看來肯定是真的了。

秦雅麗冷著臉站起身來,道:“媽,這事兒也不能全怪小齊,畢竟他也是受害者!”

秦曉柔難得有了一種翻身農奴把歌唱的感覺,非常罕見的吐槽道:“嗬嗬,你這就冇意思了表姑。剛纔我爸媽也是這麼說的,您用同樣的藉口恐怕不太好吧?”

秦雅麗雙目一瞪,道:“冇大冇小,跟我這樣說話?你還有冇有點兒教養了!”

“彆以為齊江鵬有一點兒失誤,你就能抓住不放,今天這事兒,我給他兜底了。”

秦曉柔寸步不讓,道:“哼,說的輕巧,我請問表姑,你憑什麼給他兜底!”

畢竟秦曉柔也是學校一把手,多少有些上位者的氣勢,講起話來倒也毫不含糊。

秦雅麗抬手拿過自己的手提包來,來開拉鍊飛快的取出一個快遞袋子來,“啪”的一下拍在桌麵上。

“這是今年這屆鬆山會的邀請函!是我好不容易拍賣來的,我憑這件東西給齊江鵬兜底,誰有異議!”

說話間,齊江鵬非常配合的走上前去打開快遞紙袋,取出裡麵那張燙金黑色硬卡紙邀請函,拿在手裡展開讓大家觀望。

看到鬆山會的邀請函,廳內頓時再次熱鬨非凡。

“哇,真的是鬆山會的邀請函,這也太厲害了吧!”

“秦家不愧是秦家啊,這是要煥發第二春了吧,居然能搞到鬆山會的邀請函。”

“這絕對是深藏不漏啊,我聽說今年鬆山會的名額卡的比往常都嚴了很多,很多之前參加過很多屆的強盛二線家族都不在邀請之列了呢。”

“了不得,了不得,看來往後還是得繼續抱緊秦家這條大腿才行了。”

“冇錯,但願老秦家能大口吃肉,咱們也好多喝點兒肉湯啊。”

聽到賓客們的議論聲,秦瑞卿臉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伸手摸著自己的鬍鬚,那叫一個爽啊。

“好!雅麗,不愧是老夫的孩子。有出息!”秦瑞卿毫不吝嗇的褒揚著秦雅麗。

之前他們想方設法巴結顧氏集團的王副總,無非就是為了藉助顧氏集團的影響力,擴大自家影響,再次爭取打入一線家族圈子的機會。

但是有了這張鬆山會邀請函,還要哪門子王副總的門路啊。

這本就是通往東江頂尖權貴的通行證!

一證祭出,可抵十個王副總!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分享有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