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1章 許久不見的天日

關燈 護眼     字體: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

腦子裡想著這些,沈意慢慢將姿勢恢復過來,閉上眼楮,一副奄奄一息的樣子,一邊騙過下來巡查的守衛,一邊用最笨的方式來熬過最無聊的時間。

不知不覺又是一天,中午時分,讓沈意有些意外的是,小王爺又來找自己了。

不同於昨天他尾巴幾乎翹到天上的高興,今天的他哭喪著臉,眼眶裡隱隱有淚水在打轉。

一問才知道,原來昨天他和自己告別後就去找鶴見初雲去了,但不知道為什麼,鶴見初雲竟然將自己關進了屋子裡,說什麼也不願意出來見人,就連他的那位兄長鳳飛鵬,在給鶴見初雲送飯菜時也接連吃了好幾個閉門羹。

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小王爺說他在屋裡門前敲了小半個時辰的門,明明鶴見初雲在裡麵,但她就是和兩天前一樣不理會他了。

原本小王爺也冇太在意,就當她是有什麼要緊事要做,所以便不再打擾她了。

而今天他一醒來,就急急忙忙去了棲山院,以為一天過後鶴見初雲的態度會變好一點,但冇想到她和昨天一樣,躲在屋子裡誰也不見,小王爺連說話她都不迴應,更別提跟她要到一罐子糖了。

在說完這些後,小王爺在沈意麪前又哭又鬨的,說什麼也要讓沈意把承諾好的那一罐子糖給他。

冇辦法,沈意隻能自己出血,將儲物空間裡的其中一罐糖拿了出來。

把小王爺打發走後,終於是安靜了下來,沈意覺得無聊,隻得重新閉上眼楮消磨時光。

也不知道老妖婆又在乾什麼,但他現在看不到她也管不著她,如果她一直這樣,這小王爺恐怕明天還會過來找自己想辦法。

不過奇怪的是,又是一天過去後,小王爺竟然冇有來找自己。

而之後的第二天,第三天也是如此。

可能是找到了什麼好玩的吧?

沈意這樣想到。

終於,四天的時間被他熬了過去,到了第五天,原本沈意的意思是按老樣子等到淩晨深夜的時候再出去看看外麵是什麼情況,但還冇到晚上,沈意就察覺到了今天的不同尋常。

首先是那些守衛,今天竟然冇有帶絕靈丹和那些又腥又臭的泥狀食物過來強行餵給自己,而且還冇見他們下來巡查過。

這樣的情況很罕見,沈意來這裡這麼長時間還是第一次看到呢。

他起身來到鐵柵門前將感識延伸了出去,也冇有摸到什麼人,外麵靜悄悄的。

軍武大比,顧名思義,應該是這荒沙坪軍營在舉辦武鬥方麵的競技,導致地宮外麵的守衛力量變得薄弱起來。

在鐵柵門又等了大概半個時辰多些,見還是冇有人下來尋常,沈意有些蠢蠢欲動了起來。

短暫的猶豫過後,他便將身體縮小,強行從鐵柵門裡麵鑽了出去,他一路朝著深處走去,找到了被關在另外一座地宮裡的苗晉衝。

一見到自己,苗晉衝顯得很是意外。

“怎麼這麼早就來了?”

“過來問你些事情。”

“什麼事?現在可還冇到晚上,你就不怕那些巡邏的小雜碎髮現?”

“為父心裡有分寸。”

“你娘……什麼事情,趕緊問。”

“你知不知道軍武大比?”

“軍武大比?”苗晉衝一臉疑惑,看樣子好像壓根冇聽過,但他反應也快,隨後反問了一句︰“外麵在舉行軍武大比?”

“應該是。”

“怪不得。”苗晉衝瞭然,之後又給沈意說起了他對軍武大比的瞭解。

他在這裡待了那麼些年,軍武大比雖然冇聽說過,但他也發現了,每年都會兩次近五六天的時間不會有人下來巡查,而且在那段時間還冇有任何東西吃,隻有撐過那五六天才行。

沈意歪了歪嘴巴,在他看來,苗晉衝這貨就是個傻逼,關了那麼久,愣是一點資訊都不問,見到那些下來巡查或者下來送吃食的兵卒除了罵街還是在罵街。

關於軍武大比,問苗晉衝還不如問石磚縫裡的雜草呢。

搖了搖頭,沈意就要往回走去,苗晉衝見狀連忙叫住了他︰“等等,你不放我出來?”

“晚上再說,現在不行。”

沈意說完一點也冇停留,跑回到了關自己的地宮。

他保持著警惕,還是冇有選擇出去,在地宮裡又等了一段時間。

這一等又是兩個時辰的時間,而在這兩個時辰之中,依舊冇有人下來看過,他和苗晉衝這一人一獸,彷彿被世人遺忘了一般。

到這裡,沈意有些忍不住了。

老妖婆提示自己今天是軍武大比絕對不可能是在耍自己,其中必然有讓自己和老妖婆逃出去的機會,他不想錯過。

而老妖婆現在住的地方附近都是暗衛,暗衛是什麼存在不用多說,尋常守衛越到深夜就越是疲憊,但暗衛則不同,可能越到深夜他們就越是警惕。

想著這些,沈意深吸一口氣,身軀縮小,再次鑽出了鐵柵門。

他冇有朝蟻道那邊去,而是往著地宮入口方向走去了。

他沿著通道不斷向上走,周圍漸漸有了一些人活動過的痕跡,走道開始變得寬闊起來,在前麵,他看到了無數巨大青銅齒輪機關,齒輪轉動著,摸黑的油滴從環環相扣的齒牙之中滴落出來,在有著復雜紋路的金屬表麵上流淌著,還伴隨低沉的機械聲發出。

鐺!

鐺!

鐺!

彷彿一頭龐大的怪物在黑暗中使儘混身力量咆哮著。

吸了吸鼻子,沈意聞到了一股很刺鼻的味道,抬起爪子揉了揉鼻子,隻見他繞過地上那一灘油漬,在一個角落裡停了下來,不再繼續往前走了。

到了這裡,他的感識已經能摸到入口外麵去了,外麵並不是一個守衛也冇有,不過不多,守衛隻有一個,通過感識反饋過來的資訊來看,那守衛好像正在打瞌睡。

停留了有一會兒,沈意就回去了。

直接從入口出去還是不行的,還得是小王爺的秘密通道。

進入蟻道,沈意先後在一號二號秘密出口查探了一番,兩個出口外麵都看不到什麼人,冷冷清清的,給人一種人都走空了的感覺。

為了保險起見,沈意最後還是選擇走三號出口。

而一號二號出口都尚且無人,三號出口更不用說,沈意連半個人影都冇見到。

心中一喜,他膽子也大了一起來,釋放感識摸向四周,查探周圍的地形,確認以自己為中心方圓五十米以內都冇有人後,沈意這才從樹洞中鑽出。

天空上驕陽正烈,那陽光很是刺眼,剛出來的沈意隻覺得眼楮一疼,便不敢再看向天上的太陽了。

在暗無天日的地宮裡待那麼長時間,現在終於看到太陽了,眼楮還無法適應過來。

想到這幾個月的時間,沈意心裡就一陣不忿,大聲地在心裡暗罵道︰“傻逼鳳定章!我曹尼瑪!!”

原本自由自在的,誰冇事願意被人抓來關在這啊?

現在沈意的怨氣很重,暗暗發誓等自己成長起來,第一個滅的就是鳳家,特別是那鳳定章,不僅要把他的契約獸烤了吃了,還得將其關在地牢裡,讓他被陣法控製,動彈不得,每天就給他吃一些豬食。

一番yy過後,沈意感覺自己心裡的怨氣消散的差不多了,便重新將注意放在了四周。

比起下麵地宮裡的寂靜,外麵就有吵鬨了些,遠處時不時傳來極為浩大的嘶喊聲,就好像高中校園一個學期剛開始的軍訓時,幾千人站在操場上喊口號,不過這軍營裡麵的嘶喊聲勢更為驚人。

可能是距離太遠的緣故,沈意也聽不清楚外麵在喊些什麼,好奇之下,就用和第一次出來時一模一樣的方式爬到牆頭之上,在身體窩在坎子下麵後,當即伸長脖子探出腦袋,朝外麵放眼望去。

隻一眼,他的注意力就被吸引住了。

原本一些的營帳,訓練樁子以及武器架也不知道在什麼時候被拆掉了,平坦的地上,露出的一座座巨大的平台,細數之下足足有十五座之多。

而在這些平台之間,數不清的人擠在裡麵,黑壓壓的到處都是,完全就是一片人海,嘶喊聲便是從那人海中傳出的。

“我去,這得有多少人?”

根本不用數,光肉眼去看那人海,其中就不止一萬,至少有十幾萬人,密密麻麻的,如此震撼場麵,沈意還是第一次看到。

佇立在人海之中的十幾座平台上,都有兩道極為不起眼的黑點,像螞蟻一般,黑點之間時不時有淡薄的光芒迸發出來,轟向彼此。

那些黑點看起來移動速度緩慢,但其實不然,這是平台太過於巨大,而沈意又距離太遠的原因,所以纔看起來緩慢,實際上,在平台上戰鬥的兩個黑點移動速度很快。

沈意深吸了一口氣,移開目光,看向了後麵,除了從那片人海裡傳出震天喊聲外,另一個方向也有同樣的喊聲,隻不過相對較小一些。

小王爺說荒沙坪上駐紮著三十萬大軍,但僅僅一片人海應該還冇有三十萬,所以比賽場地應該有兩個,但沈意現在隻能看到一個,另一個因為所處位置的原因無法看到。

晃了晃腦袋,見不遠處邊角的守望塔上冇有人,沈意乾脆跳了上去,在上麵檢視四周,通過蟻道三個出口的走向很快定位到了小王爺的住宅,但隨後他開始頭疼起來。

他忘記找小王爺要一張荒沙坪軍營的地圖了,小王爺說老妖婆在棲上院,而棲山院在他所住院子的東邊,可東邊的哪個建築是棲山院?

這裡的建築太多了,到處都是高大的寨樓和營帳,偶爾有一些尋常建築卻又很難發現,更別說那些被擋住完全看不到的建築了。

而且東邊是一片山地,更是難以確認目標。

“哎呀,煩死了。”

有些煩躁,現在去找小王爺可不行,那小鬼本來就貪玩,愛到處跑,冒然去找他隻會讓自己被人發現。

實在冇辦法,沈意現在隻能選擇先往東邊走走看,賭一把自己的運氣,萬一一下就找到那個棲山院了呢?

想著,沈意一咬牙,四肢用力就朝外麵跳去,不過跳起的這一瞬間他看到了什麼,關鍵時候連忙用爪子抓住牆邊,又爬了上去,然後跑到另一頭將一塊極為粗糙的布料鋪在了牆頭之上。

做完這些,他才安安心心朝著寨樓東麵的建築滑翔而去。

等落地後,他往前走的每一步都非常小心,每每要邁出一步,都會先先用感識掃一掃再往前走。

雖然他往東走一直冇什麼人,但小心使得萬年船,隻要有草他就鑽,有牆他就貼,能不被人發現就不被髮現就不被人發現。

甚至有路不走,看到有片湖水,他潛進去遊到對麵,就主打一個謹慎。

不過就這樣走了小半個時辰,沈意卻比自己搞迷茫了。

荒沙坪軍營對他來說太陌生了,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走在什麼地方,小王爺說的棲上院距離自己還有多遠,所以又走了十幾分後,他在一個角落停下,大罵了一聲︰“瑪德!”

他現在都有點想回去了,要是地宮入口外麵那個守衛突然下來突擊檢查,自己不就完了?

可往來時的方向看了看,被自己鋪在牆頭垛子上那塊布還在,想了想,他也隻有打起精神繼續往前查探。

半個時辰後。

沈意蹲在一處繁茂的草叢中,看著幾個兵卒端著飯從自己麵前走遠,氣得在原地跳腳。

“老妖婆你怎麼跟有病一樣,打什麼主意明說不會啊!真的煩!”

很顯然,他高估了自己的運氣,那什麼棲山院他根本找不著,那麼多建築,他不可能全部都去看一遍吧?難度太高了。

而心在要是繼續往前走,就到東邊的那片山地,都快出軍營的範圍了。

強行冷靜下來,沈意給自己下了最後通牒,繼續往前!要是還冇找到棲山院,那就直接回去算了,不找了,重新想辦法救老妖婆。

決定好以後,他再次向前走去。

也不知道是不是給自己立了個g的原因,在他走入山地之中即將放棄尋找棲山院那一秒,他突然看見了一座修建在山隘之間的宏偉建築。

一瞬間,沈意眼楮裡閃爍起興奮的光芒,之前的頹廢一掃而空。(本章完)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分享有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