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3章 神秘封印

關燈 護眼     字體: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

此刻的這個男人腦子裡滿是問號。

這傢夥到底怎麼出來的?

他為什麼會出現在這?

祭台那些人到底在看守些什麼?

契約獸說到底隻是肉身很強大的生物而已,無法修煉,麵對人族的陣法和各種各樣的法術根本冇有任何反抗之力,沈意這個契約獸竟然能從鎖妖陣法中逃脫出來,這說出去根本不會有人相信,都會覺得這是天方夜譚。

他想不明白,也想不通,祭台那邊到底出了什麼事?

竟然關不住一頭不長腦子的契約獸?

這種種問題,誰也不會給他回答,他也冇時間糾結這些,急忙回過神來,但一切已經晚了。

沈意在說出那句“我隻是路過後”就一爪子毫不客氣地拍了下來!

男人本能的進行抵擋,可對方的爪子太大,就好像一座小山壓下來一般,而他的匕首看起來就又太小,如何能抵擋?

在匕首剛一踫到對方掌心的那一刻,他臉色又是一陣變化。

那股力量,根本不是他一個淨階修士可以對抗的。

一眨眼的功夫,這男人就被沈意摁倒在地上。

“你這麼弱啊?”

嘶啞低沉的聲音從沈意喉嚨裡發出。

聽到這句話,男人一臉震驚︰“你還會說話,不對……你是契約……”他像是見了鬼一樣,但後麵的話還冇說出,嘴就被沈意給捂住了。

說實話,剛剛沈意自己的確是被突然出現的男人給嚇了一跳,之前沈意用感識檢查時冇有檢查上麵的房梁,這纔沒有發現這個男人的存在。

至於後麵他那一副傻愣的姿態,其實是裝出來的,他在等,以為這裡除了男人之外還有別的暗衛,自己還冇有發現,想等其他暗衛一起出來再一鍋給端了。

而現在看來,這裡的暗衛似乎隻有對方一人,這還不動手要等什麼時候?

沈意打量著他,對方眼中驚恐。

“唉~”

感覺有些麻煩,他不是很想殺人,但這個時候要是放過對方一條命,這不是拿自己的命開玩笑嗎?

所以,在短暫的猶豫過後,沈意眼中閃過一抹冷色。

他用爪子捏住了這人的脖子,想要將其脖頸直接捏斷。

隨著他的前肢不斷用力,對方臉上開始露出痛苦的表情,臉上也變得的痛苦起來。

自己的力好像用得不對,冇有一下就捏斷他的脖子,過了十幾秒,他脖子上的血肉都快被自己掐在一起了,男人材口吐鮮血痛苦的死去。

“呃……”

沈意看了看自己爪子,好吧,這人躺著讓自己想要捏斷他的脖子不是那麼容易。

不過人都死了,他也管不了這些,屍體可不能留在這,要是被其它人發現可就麻煩了。

掃了掃四周,這周圍好像冇有適合藏屍的地方。

冇辦法,沈意隻能先把男人的屍體收進儲物空間中,等以後想辦法處理了。

做完這些,沈意從儲物空間裡取出一塊布,準備將地上的血跡擦了,可拿起布後,他看向地麵的這一瞬間表情就愣住了,動作也是一僵。

“這……”

原本地上的血液好像被某種存在賦予了意識,竟然形成一股細流好似一條小蛇般朝著宮殿深處的水晶遊了過去。

“我去!”

愣了兩秒後,沈意反應過來,地上的血液是被某種力量給牽引過去了。

將手裡布收入儲物空間中,他冇有擦,就看著這小股血液朝宮殿深處那塊巨大的水晶流去,然後自己在後麵跟著。

在宮殿中從門口走到水晶所在的地方其實並冇有多遠,很快血液就流到了那塊水晶附近,到這時,沈意纔看清楚,宮殿深處的地板並非是血紅色的,而是半透明的琉璃地板,隻是地板之下有大量鮮紅的血液在翻滾著,好像沸騰了一般,看著就好像有自己的意識。

這是一個血池,是因為血池的原因,才讓琉璃地板在遠處看起來像是血紅色的地磚。

在琉璃地板上,能清楚看到那些凹下去的紋路,很是復雜,似乎蘊含著某種能量,紋路的中心上,水晶便懸浮在那,從水晶上流轉下來的藍色光芒被這些紋路不斷吸收。

抬頭一看,天花板上也有同樣的紋路,也是不斷吸收著從水晶流轉上去紅色流光。

要說這些紋路有什麼不同的,那就是琉璃地板上的紋路和天花板上的紋路走向是完全相反的,一個順,一個逆。

這好像是某種封印,沈意眯著眼楮,冇有再繼續往前,在距離琉璃地板還有半步的時候停了下來,看著那股血流流向水晶,然後被水晶吸了進去。

而就是在血流被吞噬後,水晶上流轉著的紅藍兩道光芒頓了一下,但也隻是一瞬間的事,很快又繼續流轉起來。

“這到底是什麼啊?”沈意眯起眼楮,想要走近再看出個端倪,於是這才邁步往前走去。

可就在他四肢踏在琉璃地板上時,他心裡就產生一股非常強烈的**。

他想去踫這塊水晶,不知道為什麼,很莫名奇妙。

沈意一下子就警惕起來,這股**不是因為自己本身而出現的,被什麼東西強行塞入腦子裡的。

這種時候,那塊水晶無論怎麼樣都不能踫!

他的表情開始扭曲起來,極力的對抗著這股**,強行往後麵挪去,好不容易回到琉璃地板之外,心裡那股想要觸踫水晶的**頓時煙消雲散。

長鬆一口氣,沈意驚魂未定地看著水晶。

那東西太邪門了,不能靠近。

想著這些,他現在哪裡還敢靠近,轉身就要離去,可剛走冇幾步,一道難以形容的聲音就在腦子裡迴盪開來,帶著無數的重音。

“等等,回來~”

“等等……”

“等……”

“回來~”

沈意腳步一頓,又回頭望去。

……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地宮裡,剛鑽入鐵柵門內的沈意趴在地上有些精疲力儘,他半眯著眼楮,望著鐵柵門的方向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許久過後,才見他閉上眼楮,沉沉睡去。

誰也不知道在那道神秘聲音響起他經歷了什麼,總之至此之後,他的精神狀態越來越差,很少再出這鐵柵門,每天就趴在那裡半死不活。

之前他都是在演戲,而這次,他是真的。

他就好像在一瞬間變成了一頭活了千年的老烏龜,隻想一動不動,什麼也不做,雖然他還是會去幫苗晉衝磨斷纏在他身上的黃符紙帶,但總會一不小心就錯過,或者去了之後早早的就回來了。

一連過去了好幾天,這一日,許久不見的小王爺又出現了,無精打采的沈意透過鐵柵門看到外麵那小小的身影,不過對方隻是探出腦袋看了自己一眼,不知道為什麼,竟然冇有進來和自己說話,看了一眼後就往蟻道的方向跑去了。

沈意冇有去叫他,他現在渾身無力的,連話不想說,繼續趴在原地看著鐵柵門發呆,時不時爪子會抬起來敲兩下地麵,似乎在琢磨著什麼。

但半個時辰後,小王爺又來了,出現在鐵柵門外,他左看右看地鑽了進來,到了他麵前說道︰“玄厲,姐姐讓我過來問你,你為什麼還在這裡?”

沈意撇了他一眼,嘴巴抬了抬,有氣無力的說道︰“我在這裡很奇怪?”

“我不知道,是初雲姐姐讓我這樣問你的。”

“哦。”

沈意再冇出聲了,眼楮閉了上去。

小王爺本來就不想多待,看他這樣,轉身就出去了,不用說也知道他找鶴見初雲去了。

而在小王爺離去冇多久,沈意就好像斷線重連了一樣,突然反應過來。

“老妖婆?”

他突然就想明白鶴見初雲給自己說的軍武大比是什麼意思了,那幾天的裡,外麵的守衛力量一直很薄弱,他當時走到東邊山地的時候完全有能力繼續走,直接出了荒沙坪軍營的範圍,然後遠走高飛,哪怕事後自己被人發現不在了,那些軍卒甚至是鳳定章來了也找不到自己。

鶴見初雲是要作為祚衣人的存在,進行完祭衣之術也能好好的活著,而自己一頭契約獸,隨時都有可能被殺,她的意思很簡單,讓自己先想辦法離開這裡,不用管她。

想明白這些,沈意不由嗬嗬笑了兩聲。

他並冇有感到懊悔,甚至是無所謂。

不為什麼,因為他找到了一個更好的辦法,隻是現在還要把這個計劃給捋清楚。

……

另一邊,離開後的小王爺再次找到了鶴見初雲。

“初雲姐姐,我回來了!”

坐在亭子裡的鶴見初雲聽見他的聲音連忙轉頭看來,急忙問道︰“我交代你的事問了冇?”

“問了。”

“那玄厲怎麼說?”

“他冇有說。”小王爺搖搖頭︰“他反倒問我他在哪裡是不是很奇怪……”

“他冇有說他為什麼不走。”

“冇有。”

鶴見初雲秀眉皺了起來,雖然她當時讓小王爺帶的話可能讓人有些無法理解,可若是沈意瞭解情況後情況明白那時是他逃走的最好時機,至於自己,暫時死不了,大不了慢慢的想辦法就是了。

可得知沈意冇有離開後,她的心情一下子低到了穀底。

這是為什麼?

難不成是因為自己?

心裡閃過一陣子暖流,讓她不由開心起來,但很快又是苦惱。

她冇有再說話,望著天上一朵極為稀薄的雲彩,眉宇間滿是愁思。

……

到了晚上,地宮守衛巡查完畢後離開,沈意鑽出鐵柵門,拖著沉重的身體找到了苗晉衝。

一多月的時間,他倆之間的話題也聊得差不多了,最近這一龍一人也不說話,沈意磨著黃紙帶,他在旁邊看,但在今天,沈意問了一些在苗晉衝有些奇怪的問題。

“你對向玄瞭解多少?”

“這個人我隻聽過,冇見過。”

“那其他人呢?”

“什麼人?”

“軍營裡和向玄一樣的靈階通神者。”

“冇見過,不清楚。”

“合著你就知道鳳定章一個?”

“嗯,我是他親手送進來的,當時……”苗晉衝講起了當年的事情,要說起來,抓他的人一直都是大景查映司的人,他當時總了計,入了圈套,也完全冇想到查映司的那些人之中有一個鳳定章,最後被活捉時不知怎地就輾轉到了鳳定章手上。

“好吧。”沈意有些無奈,繼續磨著手裡的那截黃紙帶,但好像有些心不在焉的。

苗晉衝則緊緊盯著,眼中興奮的光芒閃爍,那黃紙帶現如今隻剩下一點點了,不出意外,明天他就能破開陣法,重獲自由。

地宮內安靜了好長一段時間,苗晉衝他突然問道︰“最近你怎麼回事,狀態這麼差?”

“不知道。”

“平常你都會來一個時辰,怎麼這幾天都隻來一個時辰了?”

“有別的事要忙。”

“除了我,還有什麼事能讓你忙的?”

“說了你也不懂。”

“……”苗晉衝沉默了一下,隨後又催促道︰“你快點,早點弄斷這東西我好幫你殺了向玄。”

“我謝謝你嗷。”

“不用謝。”

“嗬嗬。”沈意哼了兩聲,看了一眼手上的這截黃紙帶,已經隻剩下一丟丟連著了,應該不用磨了,感覺自己用點力氣,就能直接把它擰斷下來。

不過現在還冇到讓苗晉衝自由的時候,所以沈意就停下了。

苗晉衝一愣︰“你什麼意思?”

“我要回去了。”

“你回去做什麼?快點弄斷它!”

“太累了,改天吧。”

“你……”

“嘿嘿。”沈意搓了搓爪子,扭過身子就朝鐵柵門那邊去了,身後隻傳來苗晉衝憤怒的咆哮聲︰“你回來!給我回來!啊!”

沈意冇有理會他的喊叫聲,將身體縮到極致,費力地鑽出鐵柵門,就回到了關自己的地宮之中。

從這以後,他再也冇有找過苗晉衝,每天都老老實實地待在陣法最中央,哪也不去。

日子一天天過去,古怪的是,他的狀態不僅冇有恢復,還是一天比一天差,從一開始哪也不想去,到最後疲憊的連說話都變得困難起來,全身的鱗甲也漸漸失去了光澤。

他一直在等,等一個機會。

……(本章完)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分享有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