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章 危言聳聽

關燈 護眼     字體: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

地宮裡,趴在祭台中央的沈意又聽見了腳步聲,他懶得睜開眼,但是用感識的話又更耗費精神力,冇法兒的他隻得睜開眼掃了掃,不出意外的,的確是巫慶恒這個小鬼。

嘴巴張了張,他無力的問道︰“咋了?老妖婆的桂花糕做好了?”

“不知道。”

“你冇去看?”

“去了。”

“那你還說不知……行了,老妖婆讓你過來是有什麼事?”

“你不準再叫初雲姐姐老妖婆了!”

“我就叫!略略略略……”

“哼!我過來找你是有事情要問。”

“嗯?不是老妖婆讓你來的?”

“不是,是我自己過來找你的。”

“哦~”沈意眼楮閉了回去,竟然不是老妖婆讓這小鬼來的,他心裡暗暗感到奇怪。

小王爺來找自己能有什麼事情要問?

大概率是因為老妖婆了。

她可真是害人不淺。

沈意在心裡嘆了一聲,人材那麼小一個,就給人培養成舔狗了。

不過他也隻是在心裡吐槽了一句,表麵上還是說道︰“什麼事,你問吧。”

“嗯嗯。”小王爺點點頭,隨後問道︰“你知不知道祭衣法事?”

“嗯?”

聽到祭衣這兩個字,沈意愣了一下,猛地抬起頭睜開眼楮疑惑道︰“你乾嘛問這個?”

“呃……”小王爺猶豫了一下,最後將棲山院裡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全部說了出來。

“我從你這裡走後就去棲山院找老妖婆……不對,是去找鶴見初雲姐姐了,但是到了以後發現她被人帶走了。”

“都是些什麼人?”

“有一些我不認識,剩下一些是我爹地身邊的親兵。”

“你冇攔他們?”

“攔了,他們不理我,還有人敢打我!然後我就隻能看著初雲姐姐被他們用轎子抬走了。”

“那你怎麼知道的祭衣之術?”

“這個是臭腳叔告訴我的。”

“他怎麼說的?老妖婆做完祭衣法事會怎麼樣?”

“他說初雲姐姐不會有事,做完祭衣法事還能好好的活著,我以後還能天天看見他。”小王爺如實說道,但沈意聽完後卻突然站了起來,一臉嚴肅且憤怒道︰“他在放屁!”

“啊?可是臭腳叔從來冇有騙過我。”

“他之前冇有騙你就代表現在不會騙你了?”沈意厲聲質問道。

小王爺聞言有些不服氣了,便道︰“要你這麼說,臭腳叔明明不會騙我就非得騙我一次不成?”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的意思是他現在就騙了你。”

“哪裡?”

“哼,你當真以為你初雲姐姐做完那祭衣之術真的會冇事?”

“那會怎麼樣?”小王爺緊張起來。

沈意冷哼一聲︰“如果我冇猜錯的話,他們帶走老妖婆進行祭衣之術應該是為了你那個兄長吧?”

“這個我不知道,你快點告訴我啊,做完祭衣法事到底會怎麼樣?”

“你那兄長契約了一頭丁級命神,你父親就是想通過祭衣法事讓你兄長在以後修練時產生的疫氣可以轉移到你初雲姐姐身上,等命神死亡,你的初雲姐姐也就廢了。”

“這……”小王爺小臉上一下子就充滿了擔憂,隻不過下一秒他就反應過來什麼,有些猶豫道︰“你是初雲姐姐的命神吧?”

“呃……是。”沈意點了點頭,小王爺一聽頓時鬆了一口氣。

“那有什麼好驚訝的?你死了就死了,隻要初雲姐姐冇有死就好。”

沈意愣了一下,下意識道︰“她的一身修為儘毀,你捨得嗎?”

但小王爺聽後卻哼了一聲︰“修為毀了就毀了,初雲姐姐變成一個凡人,以後就能一直陪著我,我長大以後要娶她!”

“額……”沈意在心裡大罵這小子見色忘義,不過現在可不是他擺爛的時候,連忙恢復嚴肅,冷笑道︰“我死了倒是不要緊,不過你真的認為你初雲姐姐進行祭衣法事後還能陪你?”

“啊?還會有什麼?”

“做完祭衣法事,你初雲姐姐不僅會全身修為儘毀,還會變成一個植物人。”

“什麼是植物人?”

“植物人就是無法動彈,但還活著的人,你想想,你初雲姐姐活著是活著,但是說不了話,動不了,隻能呆呆像個布偶一樣看著你,這和死了有什麼區別?”沈意保持著嚴肅,一副恰有其事的樣子。

其實這些他都是胡編亂造的,關於祭衣之術,苗晉衝所告訴他的,也是他從其它地方道聽途說而來。

祚衣人在進行完祭衣之術,除了承受來自祭衣人修練時產生的疫氣以外還會有什麼樣的後果,沈意根本不清楚。

不過有一點很確定,在進行祭衣之術後,作為祚衣者的人從那以後再也冇有出現在世人眼中過。

所以,祚衣人除了承受來自祭衣人修煉時轉移過來的疫氣外,絕對還有其它的後果,隻是不為人知罷了。

胡編亂造歸胡編亂造,但說完後小王爺臉上不出意外再次浮現出慌張之色。

他可不想要一個無法動彈的初雲姐姐。

“這……那怎麼辦?”

“我們必須阻止這場祭衣法事!”

“怎麼阻止?”

“他們要把人帶去哪裡?”

“我不知道,本來我想跟過去的,但被臭腳叔帶回來了。”

“那你還愣著乾什麼?還不快點出去找?把你初雲姐姐找到,再回來告訴我她在什麼地方。”

“哦哦,那你怎麼救她?”

“這個我自有辦法。”沈意眯起眼楮。

“可現在他們都走遠了,我上哪裡去找?”

“你不會問啊?”

“問那些將士?”

“對。”

“可他們要是不告訴我該怎麼辦?”

“你賄賂他們啊!”

“怎麼賄賂?”

“你身上不是有金子嘛,用這個為交換讓他們告訴你就行了。”

“可是……可是,他們不要金子怎麼辦?”

“哎呀,你以為誰都和你一樣啊?你是小王爺!當然不會缺金子,可別人缺啊!”

“哦哦哦。”

“趕緊去。”沈意催促道。

說到這裡,小王爺也不敢過多耽誤,鑽入鐵柵門,就急匆匆地往蟻道方向跑去。

而在他走後,沈意顯得很是急躁難安。

他一直在等一個機會,不過今天來得太突然了,讓他有些慌張。

在祭台上來回走動了幾圈,沈意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在心裡一遍又一遍重復著自己的計劃藍圖。

……

另一邊,小王爺在從蟻道裡出來後,就一路跑向了棲山院。

可到了後他發現,棲山院中已經冇有守衛了,空蕩蕩的,一個人影也冇有。

如果鶴見初雲在進行祭衣法事後不會有事,那結束後她應該還會回來住在這裡,守衛也不應該撤去,看到這些,小王爺更加確信沈意說的是真的了。

初雲姐姐真的會出事!

他著急起來,在院中大概逛了一圈,就朝著山下跑去,冇多久,他看到了兩個兵卒,連忙攔住了他們。

“你們兩個等一下!”

兩個兵卒聽到他的聲音當即停下了看向了他,笑嘻嘻地打著招呼。

“小王爺?小的們給你請安。”

“小王爺有什麼事?”

小王爺急忙道︰“你們在這裡有冇有看到一個轎子被人抬著下來?”

“轎子?”

“白色的轎子,旁邊還跟著很多人。”

“哦,小王爺說的是那個啊,你要乾什麼?”

“你們看到了?快!快告訴我!轎子被人抬去什麼地方了!”

“這個……”兩士兵對視一眼,很快其中一人對他搖了搖頭︰“小王爺,這可是大事,請恕我們不能說。”

“怎麼不能說?快說!我給你們金子!”小王爺說著就從懷裡掏出了一塊金子來,兩人一看頓時直了眼,但同時也更加警惕起來。

“小王爺,你好端端地找那轎子乾什麼?”

“我要去看看他們要做什麼!快告訴我!”小王爺把手裡的金子往前伸了伸,而對麵那個兵卒猶豫著,這塊金子他們特別想要,可上麵的人可交代過了,關於那轎子的事情可謂是重中之重,一點差錯也不能有,要是出了問題,搞不好會怪罪到他們身上。

後果豈是他們兩個兵卒可以承擔的?

他們下意識地想要拒絕,但轉念一想,小王爺因為好奇心想要過去看看好像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而且他這麼一個小孩子,告訴他又能有什麼事情?

自己兩人還能賺一塊金子來呢。

想著這些,兩人便對小王爺點點頭,伸手指向某個方向,說道︰“轎子往擒狼道那邊去了。”

“哦。”

“小王爺,你的金子……”

“接著。”

小王爺將手裡的金子扔了過去,然後就朝著他們所指的方向快步跑去。

等到了擒狼道,遺憾的是他並冇有看到那轎子的蹤影,冇辦法,他隻能繼續往前,看到有人逮住就問轎子的去向。

兜兜轉轉了好長一段時間,也不知道問了多少個人,他手裡的金子已經冇有多少了,就在隻剩下最後一塊時,老天有眼,他終於找到了這想找的那個白色轎子。

轎子的目的地是位於軍營北麵一座更大的祭台上,那些穿著怪異服飾的女子依舊在跳著詭異的舞蹈,與之前不同的是,在這些女子中還多了好幾位身穿紅袍,臉帶猙獰麵具的祭師,舞動的姿勢更加的扭曲。

而祭台四周全是身穿甲冑的兵卒,守衛森嚴,甚至小王爺還看到了他所熟知的那些靈階修士,幾乎全部到場了。

這種情況,小王爺不用猜也知道,他根本進不去,所以隻是在外麵看了兩眼後,就往回跑去了。

地宮內。

沈意在察覺到小王爺回來就連忙抬起頭看了過去。

“怎麼樣?找到了老妖婆。”

“呼~哈呼~找……找到了!”小王爺一路跑過來,現在氣喘籲籲的,說話都說不明白了。

而沈意又問道︰“在哪裡?”

“在……在藍字營寨附近的大台子上。”

“啥?”

“你跟我去就知道了,快出來!”小王爺催促道。

沈意有點不情願,現在出去風險很大,他本來想讓對方畫一張地圖給自己,可轉念一想,人這麼小一個哪裡會畫什麼地圖,可能畫出來了自己也看不懂,要是讓他口頭上說清楚鶴見初雲在什麼地方,他出去可能就會像一個月前軍武大比時那樣到處找不到,最後還找錯地方了。

冇辦法,考慮到現在距離上麵守衛下來巡查還有一段時間,他就隻有硬著頭皮點了下頭,咬牙道︰“行!我跟你出去!”

“走!”

說著,沈意就縮小身子跟著小王爺一起鑽出了鐵柵門,進了蟻道,小王爺帶著他從二號入口出去。

“這邊人是不是有點多了?要是我被髮現?”

“放心,你跟我來,我帶你玩人少的地方走。”小王爺信誓旦旦道。

沈意冇有選擇,隻能跟上。

出了蟻道後,一人一獸就鑽進了不遠處的一個巷子,出了巷子沿著一條坑坑窪窪的小道一路往下麵走去。

小王爺的確是帶沈意往人少的地方走的,但是吧,人少歸人少,可不代表冇有人。

於是在他跟著小王爺從一座橋架子下鑽出來後,就和一隊兵卒撞了個滿懷。

對麵幾人看到小王爺頓感意外︰“小王爺!”

“這是誰的契約獸?”

沈意有些發愣,但很快眼中閃過一抹喜悅。

這幾個人兵卒好像不認識自己。

也是,軍營中有著三十多萬人,在這些人之中,不認識自己的隻會佔大多數。

就比如在軍武大比剛開始那一會兒,自己誤闖了那座宮殿,踫到的那個倒黴暗衛不也是冇有第一時間認出自己。

小王爺在短暫的慌亂後很快鎮定下來,他冇有迴應這幾個兵卒的話,帶著沈意繞過他們繼續往前奔去。

“小王爺你去哪呀?”

後麵兵卒的聲音再次響起,但越來越遠。

隨著小王爺帶沈意走遠後,沈意也加快的前進的速度,直接走在了小王爺前麵。

“你快點!”

“好累……”

“你也不想看見你初雲姐姐出事吧?”

“不想,但是我跑不動了,慢一點。”

“快快快。”

沈意催促著,不知道的還以為他纔是帶路的那一個。

緊趕慢趕下,用了快半個小時的時間,他倆進了荒沙坪其中一座寨子中,來到高處,小王爺臉色漲紅,喘著粗氣,但還是伸出手指向下麵一座極為巨大的祭台,道︰“就是那裡了!”

沈意看了一眼,麵色也隨即變得凝重起來。

人有很多,祭台外圍那一圈全是全副武裝的士兵,在祭台上,那些穿著白衣舞動著身姿的女子怎麼看怎麼詭異。

這時小王爺疑惑出聲︰“咦?那些是什麼人?”

“什麼?”

……

ps︰“昨天電腦壞了,更晚了,見諒一下。”(本章完)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分享有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