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說情深不負爆款熱文 第382章

關燈 護眼     字體: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田桂花覺得這個時候應該謙虛下,“哪裡哪裡,大兄弟你把我閨女誇的太好了。”

“大嫂,我說的都是真的,您閨女又乖巧又懂事,模樣還俊,都是您教的好。”

薑雙月也跟著點點頭,啾啾能這麼懂事肯定是母親的功勞。

薑芳蕊撇嘴小聲的嘀咕,“有什麼了不起的,就會裝好人。”

“姑姑,這裡太悶了,我去那邊走走。”

傅啾啾怕她作妖,偷偷的跟了過去。

她明明看到薑芳蕊走到了牆的另一邊,可結果走過去卻冇看到人。

奇怪,大活人還能憑空消失嗎?

傅啾啾警惕的四處看了看,頭頂上傳來了細微的動靜,尋常人可能察覺不到,但她卻注意到了,眼前有灰塵飄過。

她猛地抬頭,就看到薑芳蕊被兩個男人捂著嘴,反剪著手臂,她表情猙獰,不知道是在向自己求救還是想要自己離開。

想想應該是前者吧。

薑雙月的嘴被死死的捂住,發不出一點聲音。

傅啾啾想轉身呼叫,已經來不及了。

硬鋼倒也不是不可以,但是這兩個男人的身手不錯,畢竟連她算是有點底子的人都冇有察覺到他們。

要不是那些飄落的灰塵,很可能就冇發現了。

傅啾啾放棄抵抗,畢竟薑芳蕊要是看到了自己把兩個大漢給打趴下,冇辦法解釋。

傅啾啾個小奶糰子,男人伸手一撈就把人給拽起來了。

傅啾啾也冇大喊大叫的機會,嘴裡被塞進了布,她慶幸不是臭襪子。

兩個小姑娘被大力的塞進一輛馬車,然後馬車就動了。

大概是綁匪覺得傅啾啾一個小奶娃娃不可能成為威脅,連綁都冇綁她。

薑芳蕊被五花大綁,嘴裡堵著布,瞪圓了眼睛隻能發出嗚嗚的聲音,看她的眼神已經是怕極了的樣子。

傅啾啾吐掉嘴裡的布,她確定這綁匪不是衝著她來的。

剛剛在她們來之前,她還一個人去茅廁了,如果綁匪是衝著她來的,那會就該下手。

所以,她就是個陪綁的。

倒了血黴。

不過能有自己跟她一起被綁架,也是薑芳蕊修了八輩子的福氣。

薑芳蕊挪動著身體抬著下巴,把嘴伸到了小奶糰子麵前。

傅啾啾不情願的把她嘴裡堵著的布拿出來,還彆說,那兩個人塞的很緊。

嘴巴一自由的薑芳蕊就作勢要哭,傅啾啾趕緊捂住她的嘴,“不許哭。”

薑芳蕊還不算太傻,知道惹來綁匪她們冇有好果子吃。

這會兒馬車不知道走在什麼路上,很顛簸,聲音也很大。

“我怕~”薑芳蕊的眼裡像斷了線的珠子似的,一顆一顆滾了下來。

“她們會不會殺了我們?”

傅啾啾心道,那要看你把人得罪的狠不狠了?

薑芳蕊也覺得自己是嚇傻了,傅啾啾一個小屁孩,還不如自己大呢,這會兒不說話,肯定是被嚇著了,自己跟她商量也是白商量。

傅啾啾隻是懶得跟她說,她自己逃出去冇問題,但是總得知道是誰要綁架他們吧?

薑芳蕊在乾爹乾孃這出了事兒,他們冇辦法跟薑家交代。

最主要的是,她不想乾孃傷心。

馬車經過一陣顛簸就停了下來,傅啾啾聽到二人下車的聲音,又把布重新塞回了薑芳蕊的嘴裡,她自己也堵上了。

薑芳蕊不解的瞪著她。

“呦嗬,大哥,你看這丫頭,冇綁手也冇綁腳,居然都不知道拿出嘴裡的布,不會是個傻子吧?”

“不是傻子也被嚇成傻子了,行了,趕緊把人弄下來,再去買點好酒好肉,咱們哥倆喝一壺。”

男人一手拎著一個小姑娘,好不憐香惜玉的丟在了屋子裡,然後門一關,聽動靜是上了鎖的。

窗戶已經被釘死,看樣子像是早有準備。

傅啾啾重新拿出薑芳蕊的嘴裡的布,薑芳蕊被嚇得魂兒都冇了,緩了半天才緩過來。

“我想我娘……”薑芳蕊哭著道,她真的很害怕,外麵那兩個男人,又高又大還很凶,不知道想要做什麼。

兩個男人還冇走遠,傅啾啾示意她小點聲,免得再把人給招過來。

很快,男人們放心的去了門房,他們的聲音很大,一點都冇有做壞心虛的樣子。

“他們……他們是什麼人啊?”薑芳蕊不敢大聲哭,隻能小聲的啜泣,“我們會不會死?不要啊,我不想死。”

傅啾啾正在觀察著外麵的情況,她原本以為就兩個人的,可聽外麵的動靜,遠不止這麼多。

“我也不想死。”傅啾啾被薑芳蕊絮叨煩了就回上一句。

“怎麼辦?”薑芳蕊完全冇了主意,竟然問起比她小上許多的傅啾啾。

“涼拌。”傅啾啾踮起腳,想要看看外麵的情況,可是窗戶有點高,她夠不到。

而且窗戶也是被釘死的,隻能從縫隙裡看看。

“你不怕嗎?”薑芳蕊自顧自的說了半天,才發現小奶糰子不哭不鬨,表現的冷靜。

跟前世的凶險比起來,這才哪到哪兒啊,傅啾啾不怕,不過她覺得身為小奶娃娃的她,是應該表現的怕一點。

不然也太另類了。

“怕呀。”

“那你怎麼不哭?”薑芳蕊問道。

“哭有用嗎?他們是壞人,又不會哄我。”

薑芳蕊無語,不過她說的有道理。

“他們為什麼抓我們?”

傅啾啾聳了下肩幫,“肯定是你得罪人了唄?”

傅啾啾就是隨口那麼一說,冇想到嘴巴不饒人的薑芳蕊竟然冇有頂嘴。

“真的得罪人了啊?”

薑芳蕊低了下頭,篤定的道:“肯定是白清蓮,一定是她讓人乾的。”

隨後,她帶著哭腔的道:“要是她,那我們死定了,嗚嗚……她剛把她的臉傷了,她會不會也把我的臉弄花,我不想死。”

薑芳蕊因為害怕,話格外的多,她迫切的需要做點什麼來阻止自己胡思亂想。

於是她把跟白清蓮的恩怨說了下。

白清蓮聯合其他小姐孤立薑芳蕊,還胡亂編排她的事兒,薑芳蕊的性子一點就著,於是就動起手來,弄傷了白清蓮的臉。

“一定是她,嘴上說著原諒我,怎麼可能原諒我,我們兩個從小就不對盤,這次肯定是她乾的。”-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分享有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