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關燈 護眼     字體: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初一的一個下午,放學後葉卿卿和往常一樣準備收好書包回家,好友王雨璐說今天她爸爸來接她去爺爺家吃飯,就不跟她一塊走了。

葉卿卿磨磨蹭蹭著把書收進書包,往後挪了挪,起身的瞬間眼尖的發現了凳子上暗紅色的血跡。

當時班上很多女生都來了例假,有兩個甚至小學六年級就來過了,所以葉卿卿瞬間就明白,自己來例假了。

可是她毫無準備。

怎麼辦,葉卿卿不敢動,直挺挺的坐著,隻覺得天一下子黑了壓下來。板凳上染著了,說明褲子上也染著了。怎麼辦!

她準備給王雨璐打電話,但是王雨璐這會應該在她爸車上都不知道跑多遠了。

四周看了看,除了幾個排到執勤的同學,人基本都走得差不多了,倒是有兩個不太來往的女生,但是葉卿卿怕第二天全班都知道她來例假了,少女的自尊心不允許,所以也冇向她們開口。

葉卿卿想,要不然等執勤的同學走光了,她再用書包擋在後麵出去。

度秒如年,葉卿卿內心非常煎熬。

就眼看最後兩個同學和葉卿卿打了招呼準備離開時,程嘉明從教室門口進來了。

兩人互相看見,都楞了一下。

“你怎麼還不走,葉卿卿?”

“你怎麼又回來了!程嘉明!”葉卿卿看見走進來的程嘉明,心裡有想死的衝動。

“我給老班送作業啊。”程嘉明奇怪的看了眼葉卿卿,“回來拿書包。”

葉卿卿忘了程嘉明是班上的數學課代表。每天老班都會安排他收齊作業後送他辦公室去。

“你怎麼了?”程嘉明看她一副快哭了的表情,向她走過來。

葉卿卿不說話。

“到底怎麼了?怎麼都這會了還不走?”程嘉明聲音在頭頂,似他湊近了些問她。

突然葉卿卿伏到桌子上,把頭埋進去悶悶的哭了起來。

程嘉明瞬間慌了,他第一次看見葉卿卿這樣哭。

“葉卿卿,你是不是哪兒不舒服?”程嘉明是真慌了。

葉卿卿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淚,把程嘉明急得不知道做什麼好,半晌,他聽到葉卿卿悶悶的聲音:“程嘉明,我來那個了。”

“哪個?”程嘉明愣了好一會兒,等明白過來,也一下子紅了臉。

然後她聽見他說:“你,你等我一下。”

程嘉明跑出了教室,內心極其掙紮,最後在小賣部老闆異樣的眼神下硬著頭皮強自裝作若無其事的買了包衛生巾,老闆用個黑色小塑料袋裝起來遞給他,尷尬爆表,他接過來後強自鎮定走出小賣部門,其實幾乎是落荒而逃。

當程嘉明再次出現在葉卿卿麵前,葉卿卿仿若感覺程嘉明是來救他的天神,又自覺以後再冇臉見程嘉明瞭,痛苦的捂住臉。

可能是跑得急了,程嘉明白皙的臉上還透著紅。

他遞給她一個黑色的袋子,說:“去廁所。”

她伸手接了過來,兩人視線始終不敢交接。

可是葉卿卿還是不動,程嘉明問:“怎麼還不去?”

“…我…我褲子…”葉卿卿低著眉目不敢看他,雙頰紅得像熟透的蘋果。

程嘉明隨即明白過來,想也不想迅速把外套脫下來遞給她說:“圍上。”

初夏時節,天氣還不算很熱,幸好程嘉明T恤外麵穿了件薄外套。

程嘉明轉過去,葉卿卿飛快的把程嘉明的外套在腰上圍了一圈,遮住淺色運動褲上暗紅色的痕跡,再不敢看程嘉明,飛也似的去了廁所。

那天,兩人像往常一樣結伴回家,卻一路無話。

很久很久以後,葉卿卿都清晰的記得,在她12歲那年,初一快結束的一個下午,在她羞澀尷尬而隱秘的少女初潮來時,同樣手足無措的少年程嘉明幫她解了圍,而打3歲起就認識,兩小無猜的兩個人,有些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在默默發芽,他們第一次看見對方臉紅的樣子,也是第一次,覺得對方與自己的不同,而在這不同中,又多了一些隱秘的親近。

“卿卿,葉卿卿,你是不是被砸傻了。”葉卿卿茫然的看著王雨璐,“什麼?”

“公主抱,程嘉明公主抱著你過來的。”王雨璐說。

葉卿卿心底泛起些朦朦朧朧的甜意。

“就是摔倒那個姿勢太丟臉了,要不然倒是挺浪漫的。”王雨璐撫著下巴,“竟然摔個狗吃屎,簡直是敗筆。”

葉卿卿睜大眼睛。

“你說的是我?”

“不是你是誰。”

“你為什麼不拉住我。”

“拉啦,可是你已經趴在地上了。”

……

天呐!葉卿卿心底萬馬奔騰。她想象中的暈倒應該是像電視裡的女主角,蒼白著小臉,扶著額頭優雅的暈倒在男主的懷抱裡,要不就是右臂伸長像白天鵝那樣輕輕的側麵伏在地上。為什麼她好不容易暈一次,竟然是狗吃屎的姿勢!!!

“好啦”王雨璐拍拍她的背,“不管怎麼說,好歹是騙了個公主抱。”

嗚嗚嗚……

“哎,卿卿。”王雨璐突然高深莫測的看向她,“你說,程嘉明會不會有點喜歡你。就是那種喜歡。”

“怎麼可能!?”葉卿卿脫口而出。

“怎麼不可能?我覺得程嘉明真的很關心你,總覺得不是對普通朋友的那種關心。”王雨璐也說不上來到底該怎麼形容程嘉明對葉卿卿的狀態。

“隻是因為我們認識的時間太久了吧,肯定會和普通的朋友不太一樣,畢竟我們是打3歲起就認識、一起長大的發小。”葉卿卿滿不在乎的說道。

“哦?是嗎?”王雨璐有些狐疑的看著她,“那你說有一天你會不會喜歡上程嘉明?”

“不會。”葉卿卿斬釘截鐵地說:“太熟了,他上句話說出來我就能接下一句,作為朋友倒是默契十足,但要是說對象的話,那真的太無趣了。”

“嗯,也是。要是說談戀愛的對象的話,還是要有些新鮮感纔有心跳的感覺。”王雨璐也嘻嘻笑的說道,“不過,我還挺期待你有被打臉的那一天。”

“那可能你這輩子都等不到了。”葉卿卿一臉篤定。

王雨璐一臉壞笑推了一下葉卿卿,故作老成的說道:“年輕人,話不要說得太滿。”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分享有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