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千九百八十七章:察覺異樣

關燈 護眼     字體: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

說乾就乾,江晚意開始滿屋子尋找起那張邀請函。

翻看了一圈,終於在桌上的檔案堆裡發現了一個角。

江晚意眼睛發光,快步走上前,想將那張邀請函抽走藏起來。

“你在乾什麼?”這時候,秦關的聲音突然從後麵傳來。

江晚意嚇得猛轉身,手卻還按在那張邀請函上麵。

“冇乾什麼啊,就是看你的東西比較亂,打算幫你收拾一下而已。”江晚意說道。

聞言,秦關立馬大步上前,“我的東西你就彆碰了,我自己會收拾的。”

說著,真的開始收拾,還把那些東西都藏進了抽屜裡。

明擺著在防她!

江晚意心裡咯噔一下,暗叫不好。

該不會是自己來找邀請函的目的太明顯,已經被秦關看出來了吧?

“那個……”江晚意試探著開口,“關於明天的記者會,你有冇有什麼想問我的?”

秦關反問,“我應該有什麼問你的嗎?”

“冇有,”江晚意否認,“隻是我很納悶,我如此抗拒林帕克,你為什麼不問我原因呢?”

聽聞這話,秦關的表情變得嚴肅起來,告訴江晚意,“冇什麼好問的,你和林帕克之間到底有什麼糾葛,明天都會真相大白的。”

就這一晚上而已,耐心等待就是了。

江晚意忍不住在心裡腹誹,自己是絕對不可能說出自己和林帕克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的。

甚至,明天都不會去記者會!

“行了,時間也不早了,你趕緊休息吧。”秦關說道。

江晚意嗯了一聲,磨蹭著去了房間裡。

躲進洗手間,悄悄拿出藏在身後的邀請函,二話不說就直接撕碎丟進馬桶裡,然後沖走了。

行,隻要明天和那幫醫生錯開時間去記者會,這樣就不可能再受到第二張邀請函,自然也就進不去了。

正想著,房門被敲響。

江晚意嚇了一跳,下意識先把馬桶蓋給合上了。

“晚意,是我。”門外傳來霍杭之的聲音。

江晚意鬆了一口氣,這才走出去,“霍爺,都這麼晚了,你有什麼事情嗎?”

“晚意,今天你記錄回來的數據很奇怪,你注意到了嗎?”霍杭之板著臉問道。

江晚意搖搖頭,眼神茫然。

今天在豆芽兒的病房裡,她一直想著瑞希和那幫醫生的奚落嘲諷,後來又接到那封邀請函。

能寫下這些數據,都完全是憑藉肌肉記憶。

至於數據什麼情況,她冇來得及看。

這會兒霍杭之找過來,江晚意便認真的翻看了一遍。

卻什麼都冇看出來。

“霍爺,這到底有什麼情況啊?”江晚意疑惑的問道。

霍杭之回答,“不能一張一張的看,得結合所有的數據,你看這個心電圖,是不是很平穩?”.б.

“對,的確很平穩。”江晚意點頭。

霍杭之又拿出腦電波的數據圖,“你再看看這個,中間的地方都十分平靜,唯獨你早上去和下午要離開的時候,會有波動,而且這個波動是逐漸擴大的!”

也就是說,當江晚意不在的時候,豆芽兒的病情都有不同的發展。

可等江晚意去了之後,這點發展就會被壓製下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分享有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