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7章 吸血鬼味道的毛血旺

關燈 護眼     字體: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池淺並不知道,她被捕狗大隊抓走的時候,她親爹已經喝上了,一喝一個醉醺醺。

要是知道,她大概會狠狠譴責這個酗酒……不是,酗可樂的臭哥們吧。

池淺被帶到了案發現場——鐘塔頂樓的吸血鬼老家。

樓靳寒坐在黑紅色的長沙發上,麵無表情看著這個小屁孩。

池淺揹著手手站在那裡,理直氣壯地讓他看。

“你為什麼扒……”或許覺得用這個詞太冒犯人家,樓靳寒換了個說法:“拿走我的褲子

誰知道他那天是怎麼過來的?

衣櫃在隔壁房間,不在這裡,他連褲子都冇得穿。

等到夜深人靜,才裹著披風去隔壁換衣服……

種種心酸,不足為外人道。

池淺:“窩妹有啊,窩聽補動泥在嗦甚麼,嘎嘎

樓靳寒:“你少裝傻

“裝沙是甚麼一思?”

“……”樓靳寒沉默片刻,“吃藍莓乳酪嗎?這裡有甜品塔

池淺眼睛一亮,“吃吃吃,在哪兒呢?”

樓靳寒冷笑,“你現在說話不是挺利索嗎?果然剛剛是在騙我,我看你這個小屁孩問題很大啊!”

池淺:“誰說的,我冇有問題,有問題的明明是你!”

“?我有什麼問題?”

“你想啊,你的褲子不見了,難道不是因為你的腿冇有保管好嗎?如果你保管得好,怎麼會跑到我那裡去?”池淺擲地有聲,“由此可見,我雖然有責任,但是你的腿冇有輪流站崗保護你的褲子,問題最大!”

與其自我反思,不如推卸責任。

自己怎會有錯!

自己永遠正確!

池淺手裡捧著無形的麥克風,一不小心唱出來:“錯的並不是我,而是全世界喔哦~~~”

樓靳寒聽了她的話,眼神逐漸迷茫。聽到她的歌聲,耳膜當場陣亡。

“你、你彆唱了——”樓靳寒渾身都不對勁了,“你唱得什麼東西??”

池淺揣著手手,“總之我的意思就是這麼個意思,你意會就行了

樓靳寒意會不了一點。

這個小屁孩歪理真多。

“你是怎麼趁我不注意把我褲子拿走的?”這是樓靳寒最想不明白的地方,“我昨天反鎖房門了

以前是不反鎖的。

後來因為池淺搶了人家水晶棺睡大覺,人家就開始鎖門了。

池淺:“這件事說來話長,我隻說一遍,你可能聽不明白,關於這件事,你到時候就會知道了,具體什麼時候,還得看情況……”

樓靳寒:……

他冷著臉,“你是在糊弄我嗎?”

池淺詫異,“怎麼會?我糊弄你媽乾什麼?你媽又不在這兒

樓靳寒:“……”

他忽然有一種繼續聽她說話,會被活活氣死的感覺。

樓靳寒心累地揮揮手,“行了,你走吧,下次彆乾這種事了。也就是我好說話,要是換了彆人……”

肯定要把她抓去罰款。

池淺感覺他這人還怪好的,決定報答他:“你那條褲子不小心被我拽破了,但是沒關係,我已經用訂書機給你縫起來了,你還可以接著穿

樓靳寒氣得身體一個倒仰,指著門口:“你走!趕緊走!!”

再不走他牙都癢了!

池淺歎氣,“小小年紀,這麼暴躁可不好,容易上火

樓靳寒:“……”他是因為什麼才暴躁的!

還有,她才幾歲啊說話比他奶奶還老成!

“對了,我有件事想問你池淺適時地遞上一個紙袋——出門前隨手揣兜裡的可樂。

基於禮貌,樓靳寒冇有拒絕她,“你說

池淺:“你們吸血鬼,是不是都喜歡吃不辣的啊?”

樓靳寒:“?誰說的?”

“因為吸血鬼喜歡ld嘛池淺擺擺手。

“……”樓靳寒聽明白了,不知道是給冷笑的,還是氣笑的,“就算我是吸血鬼又怎樣,我不喝血,還有我辣的不辣的都喜歡吃!”

池淺懂了,“原來你不太正宗啊

樓靳寒大為不解,“我難道是一道菜嗎?你管我正不正宗!”

“那你喜歡吃毛血旺嗎?”

“……都說了我不喝血!!!”

“那你能給我一小管你的血不?”

樓靳寒不可置信地看著這個熊貓眼小姑娘,“你是人嗎?我們吸血鬼已經很貧血了,你還想要我的血??”

池淺:“你先聽我說,這都是為了拯救世界,等你長大就明白了,現在不要計較這麼多,就說能不能給吧!”

樓靳寒抿著唇,“如果我不給呢?”

“你這話問的,你不給我還能強迫你?”池淺掏出包裡的繩子,“要不你再考慮一下?”

樓靳寒:“……那你輕點

“你放心,我以前養過豬,手法在那兒呢,一定不會弄疼你!”池淺安慰他。

樓靳寒並冇有被安慰到,索性接過她遞來的針管,自己抽瞭然後打進試管裡。

“你要用來做什麼?”

池淺妥帖地放進包裡,聽到這話隨口一答:“哦,我還冇吃過吸血鬼味道的毛血旺,想嚐嚐看味道

樓靳寒:???

池淺被趕了出去。

樓靳寒坐在沙發上生著悶氣,想到池淺說的話就一陣頭疼。

他待在這座鐘塔裡獨自度過很長一段時光。

好不容易出現一個不怕他的模樣,願意和他聊天,說話也有趣的人。

居然是這種貪吃的小屁孩!

樓靳寒盯著自己剛抽過血的那隻手,忍不住想,毛血旺好吃嗎?

他搖搖頭,看見池淺留在桌上的紙袋,以為是什麼飲料。

打開一看,是一個造型精緻的玻璃瓶。

樓靳寒喝了一口,頓時皺眉,怎麼這麼苦?

池淺剛走,冇多久房門再次被人敲響。

“請問樓會長在裡麵嗎?我是流金分院的學生,我叫顧嫿。這次冒昧過來打擾,是有一筆交易想和樓會長談談……”

顧嫿站在門外,柔聲說明來意,“我可以幫助樓會長,解除這令人討厭的基因變異詛咒

門內的樓靳寒神色平息,單手支著後腦勺,漫不經心地聽完這段話。

“證明給我看他道。

*

下午,整個赫拉斯學院基本淪陷,被感染的學生越來越多。

院方不得已封鎖新校門,禁止學生離開學院半步。

校內論壇為了這件事從早吵到晚,要求讓正常學生離開,把非正常的學生留在這裡接受治療。

院方一直冇有迴應。

學院建立在山中湖畔,四麵八方被水包圍,冇有接送的船隻,除非退潮否則很難離開。

遊出去?

這片湖裡是有鱷魚的,去年就有學生翹課從湖裡遊出去,被鱷魚攻擊了。

除非萬不得已,誰也不想成為鱷魚的點心。

池淺走出鐘塔,天已經黑了。

一股不詳的預感襲來。

池淺後知後覺地轉頭,看到黑夜中一雙雙發光的綠眼珠盯著她,朝她奔來。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分享有獎